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校园春色  »  【继父为生意出卖女儿】【作者:12345六】【完】

【继父为生意出卖女儿】【作者:12345六】【完】

有个背着书包、着住深蓝色旗袍校服、5尺4寸高、而且很清纯的学生妹上到一间公司,不是所有女孩着旗袍是那么好看的呀!

  再看真一点,原来是今年得只有十九岁,在一间名女校上学的太子女。

  「大小姐你好,放学后上来找爸爸?」太子女爸爸的助手阿成问道。

  「请不要这样称呼我啦,今天星期五,听日不用回校。今早家佣返国探亲,要一个礼拜才返,所以爹地叫我上来……吃dinner,那么……你还未放工?」「同事放都放工了,走剩我一个;老板还和客户开会中,所以我都要留低陪他;看来他又来拉你爹地生意。不如你去你爹地office里坐,好吗?」「好……吧!」入到老板房之后,老板女儿就坐左在张大梳化上,「大小姐,想饮什么?」。

  「有没有可乐?」

  「有呀!等我一会!」

  「thx.」

  阿成就去pantry个雪柜拿了一罐汽水。当阿成返回开房门时,就见到她跷起脚的坐响sofa睇少女漫画。可是她那件旗袍校裙又短,这样坐法就裙脚的开叉位就缩了上去,自然地就show出她对又长、又slim的大腿出来,阿成已经被她背面的少女身材吸引着,可能是她的学生制服实在能将太子女的美好身材完全表现出来。

  这时阿成心想:「虽然她未能学得OL的着丝袜,不过望起来都一样的滑白。

  一身学生look,更正、好引诱人啊!在这学生制服下,不知是多么清纯的裸体……如果可以摸摸、甚至在她着旗袍校服时给干上就好啦!不过,为何她好像很紧张呢?」忍着撕开她的制服的慾望,「大小姐,汽水呀!」阿成正不时偷看她玲珑有致的侧身,看到突出的地方,「看起来很瘦,不过,胸部和屁股都隆起了,原以为她的身体更为幼稚。」「thx!」太子女的身体感觉很僵硬,情绪似乎非常紧张。但太子女也报上了微微一笑,可爱的双颊上笑的时候会出现两个小酒窝。

  「我都不打扰你了,我都要返出去工作啦!」

  轻轻关上房门前再望一望她的学生制服叫人流口水,去回走廊他的生理反应还未消退,阿成心想:「女人真系要小心呀!一个不小心她就由自己只马做了自己的老板娘,她那死去的老母本来就系我下属!客气就就叫你「大小姐」,不客气你其实就系「油瓶女」!」「哼哼!她那个警察生父就是那么废材!唯一的成就就是找了靓女人做她老婆,和生了个清纯漂亮的女儿,看她腰还这么细,皮肤又白又细嫩,比她母亲可算是更胜一筹。可是他就真系无出色,否则老婆同女儿都不用过户俾人来还贵利数呀,虽然只是传闻,哈哈!」不过又难得又有点奇怪,老板表现得好痛爱这个「便宜女」,他一直都没有再结婚,不是的话他就直头是无儿无女的。阿成回到去会议室的老板身边,报告她女儿到来,老板听到她女儿来到之后说:「你就可以直接放工了。」「谢谢boss!」本来阿成都已经离开了公司,不过那时他才发现忘记把手提电话拿走,返回到公司,整间公司的人都走光了,不过,老板房里还有人声。

  「老板不是已经离开带太子女去吃dinner的吗?」于是阿成就放轻脚步,静静的走过去去房门口时,「哗!不是这样的心急嘛!门都没有关好。」这时阿成就从门罅度向入望,果然有两个人,排排的坐在sofa度。睇真些,是老板的刚才招呼的客人,名叫阿威的就坐响太子女傍边正揽着她,一手搭着个膊头,伸手落去隔着校服又摸又搓太子女的胸部。另一只手就伸左入她的旗袍裙底里,在她大腿度上不断抚摸……清丽的太子女紧张地说︰「怎么了?」「你对脚好滑啊!好像还滑过你过世的妈咪!」太子女下意识地身体向后缩,低下头的说:「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要来找爹地,先生你……你不要乱来,不然……不然我要叫了喔。」尽管被非礼,但传统乖巧的太子女仍是很有礼貌的请这色狼停手。

  「不怕啦!乖女!」老板淫笑说道,「其他人都放工了,公司里都没有人。

  」

  太子女看到对方往自己靠近,身体不断的往后退缩,可她退一步对方便进一步,sofa没多大空间。

  「你脖子可真香啊,唔……真是好味道。」

  阿威拨开了太子女的秀发,边说边用鼻子嗅着,还伸出舌头猥亵的舔了那白嫩的脖子。太子女泪眼汪汪只好哑忍着,紧紧咬住嘴唇,但身子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下下颤抖,紧张害怕的夹紧了双腿,太子女用力摇头,「不要!救命啊爹地,这里是公司,被其他人睇到就不好了!」见太子女可爱的小萝莉模样,一双大大的眼眸却是相当可爱,这时你有你说不要,阿威有阿威吻落去,嘴得两嘴阿威跟着和太子女单方面「French kiss」,吸取着甜蜜的芳香。

  不要只看外表,阿威好像斯斯文文,不过又好熟行的就由耳背后面,一路沿住条颈锡下去。同时又伸手到太子女的背脊处,隔着校服胡乱抚摸太子女背脊和屁股。

  太子女正要挣扎抵抗着那色狼的大肆非礼,这时阿威又说:「你同你妈咪后生时一样正啊!整个身体软软的但很有弹性,两颊红噗噗的,双眼亮得像要滴出水来。」「嘿!你个衰老爸的唯一杰作,就系生了你!双腿不只笔直而且在旗袍校服里更为修长,不穿丝袜白皙的皮肤完全显露出来!玩开老兰妹,我好想试上你这种的小妹妹,今日终于如愿。」「求求你,请你们放过我,呜呜……」老板房里响起了太子女高亢的悲鸣,她是没有想到过,今天上来到公司里,爸爸会和淫魔勾结,使清纯少女会被他人淫邪的玩弄。

  「不要再提这个衰人吧!他一点用处也没有。」老板怒道:「听她母亲说在她小学时,手脚已经不太规矩,到中一时还想有进一步行动,所以她妈才会同他离婚!」阿威笑问:「你又不是一样起你起痰?」老板立时白了他一眼,「我又怎可以和他相提并论的呀!」阿威再一边吻着太子女、一路摸摸搓搓时,就顺势的压落太子女身上度,她由坐变成趟在sofa上。

  太子女这下急哭,一边啜泣,一边哀求着说:「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在老板拉起太子女,无情的抓住她双手反剪到后面,所以太子女只能凭着双脚不断的踢蹬,三人激烈的攻防中,没多久太子女便气喘嘘嘘。

  「学生制服下面是什么样子呢?」

  阿威解开太子女旗袍校服上的颈喉扣,然后又肆意在她耳背后面,一路沿住颈项的吻下去。

  「我不要在这…爹地……我……我是你继女儿啊!」太子女难过得崩溃了,知道自己是无法逃离两人的魔掌,「你怎么能这么变态的对我!呜呜……」在老板的配合下,伸手去她的背脊和屁股里又摸又搓,另一只手就解开她那件旗袍校服胸前的排扣,之后就缓缓拉开埋在翼下胸边的拉链,然后手从拉链空出来的缝隙中伸了进去,然后顺利地穿入衬裙内衣抓到了胸围,然后解开她胸前的校服上襟再揉弄一番。

  「呜呜……别过来…不要碰我……」 太子女只能从美眸中留下那哀怨的眼泪,抖动着睫毛紧张的向一旁,样子可爱,又让人怜爱。

  「你的旗袍校服look真系引死人呀!还正过着一些好sexy的睡衣。」阿威赞叹的道。

  阿威不费吹灰之力的,在膊头两边幼幼的挂带轻轻向两边一拉,那条一条纯洁到不行的白色学生衬裙跌到落少女的小蛮腰处,一大片雪肤裸露了出来,半褪衣杉的视觉享受,比起全裸胴体,更能撩起两人的兽慾。

  太子女心口一对还在发育途中的小山峰正为羞耻而上下起伏,不过竟然给的那个白色「学生bra」扎到好紧,做成没有完全成熟的乳沟。阿威正想把手伸进她的胸围里揉搓刚刚隆起的乳房,老板这时一下子伸手向前,就掀高了女儿的胸围到肩膀上。

  就在眼前看着太子女的乳房从胸围里弹出,乳晕是很嫩的粉红色,尖尖的乳头也不大,阿威说道:「小女孩果然是小女孩,乳头都比大人pink!把乳房凑过来,快!」这时老板把女儿向前一推,乳房刚刚左右晃动了一下,阿威已经急不及待要取代象徵纯洁的白色胸围,用脸和手覆盖在那嫩白的乳子,又摸又啜着太子女的酥胸。

  这时太子女抗拒,「哎呀!不要!不要啊!」一路同时出手推阿威的头及背脊,当双手抓着阿威那正侵犯的大手,抵抗的让他再更进一步,可惜好快给爸爸制止。

  太子女被扑倒在地,老板一手压制着女儿挣扎的双手,另外一只手也别没闲着,握上女儿那对小巧结实的乳房,那种弹性和隔着胸围摸的感觉完全不同。

  「不要!放开我啊!」

  尽管太子女一直在蹬动双腿,还是无法阻止阿威把手拉在她着学生白袜的小腿,之后阿威继而向下身进发,顺手伸手入旗袍裙底,跟着在大腿向上移动,太子女身子微微一缩,阿威正触碰着两腿的尽头。

  太子女的的白色绵质小底裤随之被拉到大腿,由于双腿分得很大,连带令旗袍的窄裙脚开叉位散爆得很开,少女就要在他们面前要将自己最隐秘刚成熟的小穴已尽现在两人眼前。

  父亲看着女儿那清纯秀气脸蛋满是凄凉苦楚的表情,就不由得升起一股凌虐的快感。

  解开了裤头褪到膝上,一条粗长阳具就距离太子女的脸不到两公分,那浓黑的阴毛不断搔碰着自己的脸,还不太习惯看到男性生殖器的她一阵深深的无助,羞涩的摇头哭声的说:「干什么……不……我不会……别再这样折磨我了……不要…呜呜……」少女不断的紧闭着嘴,不断的想要甩开。老板撩起女儿披在肩上的长发拉到背后,露出美丽的脸颊,用烙红了的铁棒重重打在女儿的面上,拍拍作响。「你不要再摆大小姐的模样了,有吃过冰条吗?都一样的作法!」另一方面阿威双手用力扒开太子女健康匀称的双腿,便把头栽到太子女两腿之间,她在下腹部感觉出男人的呼吸时,阿威已很快含着太子女那娇嫩的美穴,享受着那少女娇嫩欲滴的嫩唇,为了感谢造物者的安排,阿威想用舌头努力地先去取悦太子女,接下来阿威的动作,更让少女全身剧烈的颤抖,紧夹大腿大声悲呼:「不要…不…舔那里……呜……嗯……不要…呜呜…嗯……」父亲在女儿的失措惊叫下,顺势把阳具硬塞进女儿的小嘴里头深达喉咙,女儿湿润的口中任意抽送,被迫替爸爸作机械式的口交。太子女的樱桃小嘴含住那样大的东西实在有点勉强,两颊激烈的起伏,呆板笨拙的扭动着头部,口水顺着龟头向根部滴下,可是那腥臭恶心的味道及还未学会换气,让太子女胀红着面不时咳嗽。

  阿威真的是一个老手,轻轻的在太子女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摸,力度恰到好处的吸啜阴蒂一下,就刺激得太子女浑身猛的一抖,反射性地也对着父亲的阳具用力一吸,就在这连续的一啜一吸中,爸爸的阳具越胀越硬,青筋都高高凸了起来,在女儿喉咙发出呜咽声中一跳一跳的。

  而爸爸还伸手大肆玩弄起女儿胸前那两颗幼嫩可爱的小乳头,对乳房又搓又捏,这对水乳,真是令他爸爸爱不释手。在爸爸的淫玩下,那粉嫩的乳头慢慢微微翘起在乳晕中探头出来。

  三人这样搞了一阵之后,阿威又将太子女反转身,一把将太子女推倒,整个人就好似狗仔般趴在sofa,老板又再坐起身在 sofa,阿威则来到太子女身后,从腰际下一直到屁股的曲线,又圆又滑已他看得热血沸腾,要随之从后进攻。阿威拉低自己条西装裤同底裤,推开旗袍校裙的下摆掀到腰上,双手紧按着太子女,掰开白皙的小屁股,一手正把硬物对准目标。

  「啊…这…那是?不…不行……那里…不可以……」少女感到男人的东西在大腿附近,还慢慢的往上面移动着。花瓣被龟头分开时,想起被那恶器插入时的恐惧感,太子女的身体紧张的挺直,抗拒的扭身抵抗着,「不要…不…等等……不可以…」太子女尽管深锁的眉头仍透露出几许不愿,可是软弱的抵抗根本没办法带来效果,阿威的双手就好像有强力胶水,根本摆脱不了, 整根硬物还是准确地硬闯进少女的禁地。

  「小妹妹,分开双腿,要放松身体的力量。」

  被突如其来的插入后,感到鼠蹊传来一阵阵剧痛弄得咬紧牙关地抓着爸爸的大腿,「呃……不要……好痛!」阴茎还剩一大半在外面时,太子女的长发不停的摇摆,发出痛苦的叫声而出手向后推,但她的手臂很快被阿威抓着拉起,使她的上身悬空,这样阿威可以插的更为着力,跟着太子女眼泪满眶只好将头伏在爸爸的大腿上,用另一手摀住嘴巴痛哭着求他不要。

  阿威哪里肯听,吃下去的肉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淫邪的笑了笑腰慢慢地向前挺进,渐渐地开始用力。太子女感觉有一根硬棒插进了她的身体里,痛得她重重的吸了几口气,几乎要昏死过去。

  「啊啊……先生……拔出来啊……好痛……不要…… 好像裂掉了!」太子女那细嫩的阴户哪经得起起如此摧残,那强烈的撕裂痛楚让她望向爸爸,哀求他请阿威把那粗大的阳具给拔出体外,「好痛……快拔出来……爹地……我的阴道好痛啊……帮我……我……我难受死了……」「大哥,你女儿出血了!」低头看了一眼他们身体交接的部位,「是处女吗?益我开苞啊。哈哈!」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他们很快就开始一前一后的抽插起来。

  「假的啦,你只是弄损了她吧。」这样的美少女没有给阿威留着,老板狠狠的道,「上两个星期,我就在她电脑里的 whatsapp一个男仔的名字里有很多对话。哼哼!经我私底下找人跟?,他妈的,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她供她读名女校,想她要知书识礼,嫁一头好人家,为我增光,但她的拍拖恋爱对象竟然居然是一个拿综援的小白脸,那时我可真是一肚子火!」阿威见到太子女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又听着她爸爸的诉说,边惊讶太子女嫩穴的短浅,其实不过是任何个角度来看,小妹妹的女性性器还是不到时候来承受着男人粗大阳具的刺入,也是因为就样,让他升起一种强烈的施虐慾望。

  「呜呀……」太子女受了这几下重击,禁不住的发出呻吟。

  老板不断用手撩起太子女黑发,看她前后被干的表情,「可能已主动翘着那淫荡的屁股,把阴户凑到别人的肉棒前,不知羞耻的哀求别人为你处女开苞?所以当晚我就决定,这个便宜女和她妈咪一样天生淫荡,我供养的女儿要自己干。

  」

  这句话让太子女想起自己原本的纯洁,等到完全地交付给未来的情人,就系是少女漫画里的剧情,就在这个禽兽爸爸在那一夜,从两人肉贴着肉,完完全全地交融成一体的破怀。

  第一次激烈交媾时所产生的疼痛,当晚哭种的双眼令她连明天去上学也走不动。父亲要将乱伦强奸,无法拒绝对自己身体予取予求的事说给外人听,太子女难过的表情马上显露,「你……不……不要说!」忍不住把阴具吐出来大声的呼叫着。

  「别再假装了,那时在下面有肉棒挺进时,你痛得摇摆苍白的清纯面孔,那会像你现在脸红红春情难耐?你的双腿还不是把我夹得难以分开,你看看这里,这不就是你昨晚补习后被我操时发姣所抓下的痕迹吗!」「不!不是!!我没有……那时我真的好痛好痛!」「有什么关系,你是怕你的淫荡让人知道吗?就算你再说你多清纯也没人信,怎样,这位叔叔干的你爽吧?」「没…有…嗯嗯……请不要说了……痛啊……先生你轻力点……哎呀!哎呀!」阿威抽动着,同时以双手伸向前就用力揉搓她正摇晃中的一对乳房,感受到少女身体带给他的刺激。

  「会痛又有性感的乳头……这小妹妹果然是有相当敏感的体质呢…… 」阿威心想,太子女下面好紧,整条阳具被她实实的包含着,很暖很湿很舒服。

  阿威不断的推着太子女,愈推愈快,下身猛撞击她的屁股,一连串的啪啪声此起彼落。

  「哼哼……幸好我早一步捷足先登,那晚初夜帮你破处,处女香味及激烈叫声差点让我直接射精……那种滋味真是回味无穷,否则你偷尝禁果真是益了那个死仔。虽然现在还是很紧,不过比起那时可真是给干松了。」「给你干松?你太夸张了吧?不是啊,你女儿比我操过的穴还紧呢,很好干。」阿威忍不住搭腔,不断抽插着少女的小穴,紧窄而温暖的感觉令阿威心懭神怡。

  「是吗?不过我这一个礼拜给她干个两三炮,我还有给她买燕窝等的帮她作保养。」「爸……我求求你……啊……不要再说了……啊啊……好痛啊……」阿威听完太子女的淫行就她抬起,命她以体位为女方主动的女上位方式,看着太子女会否骑在自己的腿上性交,「坐起来,」将阴道口对准他那粗大的阳具叫她慢慢坐了下去,「你试试自己主动一点吧。」就是想让太子女独个儿在上头扭腰摆动,反正他今天的工作也有点累。

  太子女为了不让父亲在别人继续说着自己的乱伦淫行,只好好把长发向耳后撩起,屈辱地主动吸啜在她面前的黑红色的龟头,努力地把那根东西塞往嘴中,以转移爸爸的谈论自己淫行的视线。

  这次太子女学乖了,先是小手的揉动,不再整条给吞下,而是慢慢的小口小口的含着,吞吐着,久不久轻轻地用?头对冠顶马眼一舔,用舌头在上边滑动,爸爸就颤抖了一下,女儿一前一后的嘴上功夫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嗯……好……我给你供书教学,名校女生的学习及领悟能力果然是高,学的真快就掌握了这窍门……对了!吹得我好舒服,加油!不要停下来!」爸爸企起身来一路享受着把自己的宝贝给女儿含了进去,双手一面仔细揉搓幼稚的乳房手指不断挑拨刺激着她敏感的乳头,被爸爸这样爱抚时,女儿也慢慢有了反应。

  阿威那直立的阳具正对着太子女的阴户,看到她迟迟不坐下身子,就抓住太子女的屁股重重一拉,她就失去平衡的就跌坐下来,她失神的叫了一声,下身已经被阿威的阳具深深插入,开始身子快速地向上挺起,抽动起来。

  太子女脸色潮红,闪亮动人的乌黑长发部分黏在了她胸上,大多则是随着那被挺动四处飘逸,清纯美丽的少女半祼的旗袍校服摇动着黑发和乳房,大动舌头的吮含肉棒,那种模样实在是一种强烈的官能诱惑,「真是很可爱,口交的表情很捧,继续,深一点,再来!」毕竟被中年男子用阳具抽插并不是少女所向往,为求尽快结东这样难堪的3P,被阿威双手托着乳房乳头被大力揉捏的训示下,少女开始主动生硬地跪起来骑在阿威身上,上下移动扭摆着臀部,一边上下吞吐着那爸爸粗大污秽的脏屌,忍受着下身那肉棒刮自己的子宫花蕊又痛又酸,其羞耻感觉正在扩散至每一处末梢神经,融入每一个细胞之中,源源不绝地重覆着。

  「嗯嗯……呜……呜……嗯嗯……」

  少女的性感已经出现,生性拘谨的太子女更出力含着爸爸的肉棒,来强自克制着自己不发出淫叫,而只从鼻里喉头「嗯……嗯……」的喘息,但在这充满压抑的呻吟,却比那放荡的淫叫更叫人销魂,细微的呻吟声还是的娇嗲,那么的撩人慾火,添加了两个男人征服的快感。

  美少女在阿威面前这样坐法,中年的他实在坚持不了多久,所以阿威他想按自己的步骤来,要玩弄多一会儿,也不想在她爸爸面前失威。

  「你很厉害啊,真看不出你原来是这么色,你的小穴穴流出水来了。」阿威感到大子女那小巧幼嫩的阴缝里流出了少许的淫水,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少在那装清纯了,你很喜欢吧?」

  阿威用又粗又紫的肉捧用力摩擦着细嫩的太腿皮肤上,舔了舔她的乳头,她轻微的哼了一声。太子女不知为何自己变得极其敏感,羞得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哭声说道:「那……都是……你的……害的…嗯……放过我吧……」「因为是我害的,我害得你怎样?」「……」太子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敢搭腔,只要发出苦恼的闷哼。

  阿威将太子女双手按在地上,同时让自己稍作缓冲。用手拨起她漂亮的浏海,不管三七二十一由眉心开始狂吻着她那俏脸粉颈,跟着双手也贪婪的四处抚摸。约一分钟的短休,阿威的身力及心理开始恢复,射精的冲动慢慢淡去,就开始挤开少女细长光滑的双腿,但阿威并不着急插入,肉棒沿着少女的阴沟来回戏耍,龟头在阴蒂和阴道口来回摩擦两边的小阴唇,更不时的撞击太子女的菊花蕾。

  「噢……不要!屁股那里……」清纯的太子女根本不知道有所谓肛交的存在,当阿威想发动攻势,她不安的用手按住他的屁股,那纤细柔指遮着屁眼生怕他插入,「怎么可以做这种!变态!求你不要!」「你爹地夺走你小嘴及前面的处女真令我心情不爽相当嫉妒,不如今次试试让我尝尝你的处女后门滋味吧?」阿威的脑海中已经开始妄想并准备着,他的肉棒蹂躏这个排泄器官的场面。

  「阿威你一言惊醒梦中人!你不要乱来,这个处女地要留给我,我答应你日后可以玩玩这个玩儿。」阿威心里大喜,眼前是一个垂涎己久不可多得的传统嫩嫩女学生,听她爸爸知道每位美少女只是开发过两三次,初经人事的嫩肉紧紧缠绕在肉棒上美好的感觉,真是令他一试难忘,其身体反应之佳再供自己玩乐多加调教……阿威是要长期玩票也不想开罪眼前人,虽然眼前人是有求于他。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妹妹,是时候再来了。」享受完少女扭动时的摩擦感后,用龟头分开她的两片阴唇后,腰部猛用力,一下将整根阴茎没根入。突如其来的冲击,太子女痛得两手在半空中乱挥,但马上就被阿威抓住压在头上。

  阿威再次把她紧紧地搂进怀抱里,不容分说的把少女抱起,阿威拉着匀称光洁的大腿,那硕大的紫红色龟头部位,随着垂在胸前那白嫩的水乳一跳一荡,刺入了太子女再度紧缩的嫩穴里,细腻的嫩肉,也立刻起反应紧迫地包覆着自己的肉棒,那种至极的满足感,再次在阿威的心中升起。

  「不要,别这样对我,求求你,嗯嗯……」太子女费力地挣开阿威的那张嘴,还没讲上几句,便被更深地侵入。

  「喔……不要……太大……好胀……啊……啊……痛……嗯……啊……」阿威站立着正半空中抛弄着太子女,可怜的少女只能咬紧牙关,也抛开了羞耻心双手搂紧了阿威的脖子,双腿夹着阿威的腰,专心抵抗着从下半身传来的刺激。

  阿威见太子女想减低冲击,这种主动献身的狼狈样子就大乐,也是阿威想要的用自己的胸毛在美少女身上摩擦,一边在舔着太子女耳后的敏感带,一边在她耳边说着,「嘿嘿……真的不想让我再深一点吗?」太子女要抗拒还是要阿威更靠紧她些的举动,鼓舞着他更大力的把肉棒向阴道更深处插去,由放少女的阴道异常短浅,龟头的地方感受到像是已经撞击到她的子宫口了。阿威于是奋力一顶,将整个阴茎插入阴穴,子宫颈包裹着龟头。当他停下来的时后,太子女也跟着喘息。

  「我的子宫……被你……顶穿了……痛死我了……呜呜…… 」被奸着的太子女苦苦哀求:「先生……求求你不要……不要再干我了,我……我似乎站都站不起来了,呜呜…… 」说完阿威把太子女平仰在地上,「老实一点,你看看地上,都是你流出的淫水,想不到你外表看起来清纯可爱,但姣起来是这么来劲,真是天生的淫贱货。

  」

  太子女她泪痕斑斑,粉嫩的俏脸不断左右摆动的不让阿威亲吻,想表达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双手推着阿威的脖子,挣扎挺起着弹动中的酥胸,纤细的小蛮腰也向上拱起着。但阿威也早有准备,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祗见得她一颤,作为女仔最敏感的部位被来回插顶着,被虐的刺激逗得太子女娇躯震颤不已,婉转娇啼着承受着肉棒的奸淫。

  「啊啊不行……顶到了……啊啊……救…命……弄死我了…太深了…啊……」阿威缓缓抽出了阳具,再猛地刺进去,一急一缓之间,使太子女的痛觉和酸觉交互刺激着她的阴道神经。随着太子女的水逐渐多起来,房间中开始弥漫着「扑哧……扑哧……」的声音,太子女的淫声也越来越大。

  太子女的爸爸在一旁观赏着阿威和她女儿的攻防战,他的脸向阿威和女儿结合的部份靠过去。阿威高高举起少女的大腿,让她爸爸能清楚的看到被凌辱的地方,肉棒在处女时一样纯洁的花瓣中进进出出,在向左右分开的雪白大腿上,也留下少许淫液。

  「你看看……我女儿够淫荡吧……」

  「我现在还要把她干到高潮,然后在射近她体内,行吗?我真的也快到了。

  」太子女在自己的跨下屈服求饶,阿威兴奋的说着。

  太子女听到阿威要内射,「不!不行,你不要!不要射在里面的,爹地帮我……」不禁向父亲哀求着希望请父亲出手制止。

  老板心想,「你要射在里面的,之后我还要插入吗?死了脏耶……」「答应我吧,我平时都是戴着套子,难得有乾净的少女可以内射啊。」阿威用自己的胸部压着胸前那对柔软的乳房,移到侧面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享受少女红唇柔软的触感,再把舌头伸进嘴里,将她的舌头吸进嘴里品嚐。太子女说不出话,手也动不了,祗有哽咽而使乳房和下体开始摆动,好似闪躲更像迎合一般,让阿威享受着自己雪嫩的柔肤上,所传来那弹手绵滑的极致触感。

  「啊……嗯……嗯……啊……嗯……嗯……」

  阿威在阴道里猛烈抽插起来喘息着,太子女明白到是阿威接近射精的阶段,而且更会将精液接直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不过单靠她那半死的身躯已不足以阻止,只好高声呼喊着,「啊啊……先生……住手……拜托不要……啊啊……不要射到……呜呜……不要射到里面……会怀孕的……我用其他地方帮你……呜呜……」「什么地方,快给我讲清楚啊。」阿威边听少女的淫话,猛力冲刺。

  「嗯……我会用嘴啊……帮你吸出来……啊……」阿威先硬将她双白嫩修长的美腿扛到肩上,再屈膝将两腿分得更开以硍着硕大的身子向前紧压着,她挣扎着幼滑的肌肤摩着阿威的上体,那粗黑的肉棒就往空间越来越小的嫩穴里头顶,把接近爆发的龟头硬抵着少女顶到光滑的子宫口上。

  「呜呜……不……不行……不可以的……不要不要不要!」 太子女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为阿威的高潮推波助澜,「喔……」阿威如野兽般的吼叫中,忍耐已久的肉棒随即将淫慾的精液喷发在她体内最深处。

  美少女不断的流出绝望的眼泪,「被他射进去了……呜……」先后被爸爸及另一名陌生人膣内射精,身体里充满着他们的东西,自己变得更为污蔑,太子女终于在深深的悲愤中昏了过去。

  阿威整个人趴在太子女身上,这时老板亦再次深深的吻着她,同时又伸手到她的背脊到屁股至大腿不继抚摸,大约两分钟左右阿威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穿回夜服坐在上。

  老板见阿威泄了身离开自己的女儿,执起还在昏迷中女儿细长的手指,包夹住自己的肉棒套弄,享受女儿那细滑绵嫩的肌肤带来的愉悦触感。看到女儿的阴道户开始倒流出阿威的精液,使他更加兴奋再精关逐渐守不住,女儿清秀的脸庞上满布着爸爸的精液。

  「我对你的安排很满意。」阿威笑道,解开太子女胸围的挂勾,嗅着混有少女汗香的纯白胸围。

  「那么我的银行贷款没问题吧?」

  「无问题,但不要忘记之前答应的,你女儿的屁眼要给我走一转。」阿威一边说一边还不时挑拨少女的小乳头,这时太子女半裸的身体禁不住颤动,呼吸已经开始随着他的狎弄在喘息。

  睇了好久免费活春宫,阿威那时都系衬他们还未发觉之前尽快走人,好在行出大门口都无人过问。

  第二日一早回到公司时,阿威就当自己昨晚根本没有回来般,而老板也好似平日一样当他好似一只狗指使。这时阿威心想:「老板真系老板,两母女都给你这样的玩弄,厉害!厉害!」也知道大小姐的淫行威胁并成功将她强奸,就是后话了。

  字节数:21136

  【完】

  [ 此帖被后来~在2016-07-21 16:2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