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校园春色  »  【家庭主妇偷情录】【作者:不详】【完】

【家庭主妇偷情录】【作者:不详】【完】

家庭主妇偷情录 (作者:不详)

  家庭主妇偷情录宏伟搬来该大厦不觉己经两个多月了,此乃是一栋高级大厦公寓,住的都是有钱的人家,大都是有轿车阶级,进进出出的男士都是西装笔挺,女士则都是穿着高级时装,戴着金饰钻戒的贵夫人和千金小姐。

  在他对面住着一对夫妻及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丈夫大约三十五岁左右,身体瘦高,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每天上下班时,都开着小轿车,好像蛮有钱似的。

  太太还不到三十岁,风姿绰约,身材窈窕匀称、曲线玲珑、丽质天生,使人有一种垂涎之感。因为是对门而住,相遇时除了微笑点点头之外,免不了互相打了招手,邻居嘛!是应该彼此发挥守望相助地精神的。

  林宏伟搬进来没有好久,对面的这位太太早就注意他的一切行动了!其原因是第一:见他长得英俊潇洒,年轻健壮;第二:因见他只有一个人居住,而且常常看见有一位中年美妇,一到他的住处,从上午就待到下午四、五点钟才离开,甚觉奇怪,猜不透他们是什么关系,看两人的亲热劲,说他们像母子吗?又有点不像;说是像夫妻吗?那有夫少妻老,而又不住在一起的道理呢?哦!对了!他们可能是一对畸恋的偷情者吧!以后倒要特别的留意来观察对面这位年轻英俊的单身汉!

  为什么这位太太会对宏伟这么注意呢?因为她的丈夫本来就身体虚弱亏损,而又风流成性,假借为了生意上的应酬,在外花天酒地,纵欲过度,才三十五、六岁的人,已是外强中乾、房事无力了,不是阳萎就是早泄,常使这位太太得不到性的乐趣、欲的满足。虽然她在外面也曾经打过野食,结果是中看不中吃,还是无济於事!两三下就清洁溜溜、完蛋大吉了。所以使她天天处在性饥渴的态度中,本来想再去打野食来充充饥,又怕再弄来一个不中用的男人,非但不能解饥止渴,反而更痛苦更难受,故此作罢!

  於是她就动了勾搭宏伟之心;而宏伟也垂涎这位太太的美色,也动了想勾引她到手玩玩之意,於是在「男有心妾有意」的心理之下,二人终於达到彼此的目的,而完成心愿了。

  某日上午,宏伟打电话给胡太太骗她说有事要去办,叫她今天不要来住处,「明天再来好了……」交待后故意在大厦门口等对面的太太买菜回来,好施展勾引的手段。

  十点多钟,她一手牵着小女儿,一手拿着装满菜肴的菜篮,姗姗而回,宏伟一见就迎了上去说道:「太太你买菜回来了!」她嫣然的一笑,「嗯」了一声。

  「妹妹你好漂亮哟!来!妈她拿了这么重的菜篮,让叔叔抱妹妹上楼去好吗?」小女孩羞怯怯的看看妈,美太太娇笑道:「小娟,让叔叔抱抱。」小女孩笑嘻嘻的伸开小手说道:「叔叔抱小娟。」宏伟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娟,说道:「小娟好乖!好聪明伶俐!」三人一齐进入大厦再步入电梯里去。

  宏伟认为机不可失,马上问道:「请问,如何称呼?」美太太娇声说道:「我先生姓陆,请问贵姓?」宏伟立即应道:「陆太太你好!我叫林宏伟,双木林、宏是宽宏大量的宏、伟是伟大的伟。请多指教!」陆太太一听他把姓名分析得於此清楚,娇笑道:「林先生你太客气啦!指教二字,真不敢当,你好像只有一个人住嘛?」「是的!我还是个王老五!单身一个人住。」「林先生在哪里高就?」「我……我和朋友合夥作点小生意,晚上任高中家教。」「哦!林先生任高中家教,你一定是大学毕业的啦!失敬!失敬!」「哪里!哪里!」二人谈谈说说电梯己到X楼停住,二人走出电梯,再走到陆太太的门口,她开了门锁走了进去,宏伟抱着小女孩,也跟着走了进去。

  陆太太放下菜篮,对小女儿说:「小娟!到家了,快下来,叔叔抱得一定很累了。」宏伟急忙放下小女孩,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陆太太我不请就自己进来了。」陆太太嫣然一笑,道:「都已经进来了,还客气什么,请坐,大家都是邻居嘛!应该互相走动走动、连络连络感情!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万一那家有个什么变故,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林先生!你说是吗?」她边说边去倒茶待客。

  「是!是!陆太太说得对极了,邻居是应该要和睦相处而守望相助的。」宏伟一边嘴里应着,一边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痴痴的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那细细的柳腰、肥翘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摆的背影,煞是好看,双手捧了一杯茶,娉娉/ 婷婷的向他面前走来,那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随着她的莲步,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着,好像在向你打招呼:喂!要不要来摸它一摸、捏它一捏似的,只看得宏伟全身发燥,猛吞口水。

  当陆太太弯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时,「哇!」原来陆太太还是位新潮的女性,里面未戴乳罩,她这一弯腰,把两颗雪白丰满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现在宏伟的眼前。

  白馥馥的大乳房及两粒艳红如草莓般的奶头,看得一清二楚,使宏伟全身汗毛都根根竖起,浑身发热,气急心跳,下面那条大鸡巴也亢奋高翘挺硬起来了。

  「谢谢!」陆太太放好茶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问道:「林先生……我看你的经济能力和一切的条件都很不错嘛!为什么还不结婚呢?」「不瞒陆太太说第一:目前尚无情投意合的对象,第二:反正我现在还年轻嘛!慢慢来也不急嘛!落得痛痛快快的多玩几年,再找对象结婚也还不迟嘛!」「嗯!林先生讲的话,使我也有同感,一但结了婚就失去那份自由自在的交朋友和玩乐了。我真后悔太早结婚,还是做单身的男女才自由才快乐。」「像陆太太嫁到这么一位有钱的先生,生活过得又如此优遇,定是幸福、快乐无比的了,现在好多女孩子想嫁一位像你这样有钱的丈夫,还找不到呢?我真不明白,陆太太你怎么还会后悔呢?」宏伟一听她的说词,就知道眼前这位美艳的少妇,正处在性饥渴的苦闷中,而她的语气中就已透露出来了。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这又是夫妻之间的秘密,怎么好意思对外人讲呢?算了,不说也罢!一提起来就使我心里不痛快,林先生!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嗯!也好!」宏伟心里当然知道,陆太太此时可能早已春心荡漾、饥渴难忍了,从她脸上羞红发烫,以及呼吸急促的神情,就已经显示出来了。只是女人天生怕羞以及那份女性的尊严与矜持,心中虽然是千肯方肯,但是不敢主动的表示出来,何况她又是良家妇女呢?除了用暗示之外,非得自己先采取主动的攻势了。

  「林先生,恕我冒昧的请问一事,你的父母家人他们住在那里?为什么你搬来到现在,除了有一位中年的漂亮太太来以外,从来没看见别人到你家里来,那位太太是你的亲人吗?」「我是个孤儿父母早已亡故,也没有兄弟姐妹,那位中年太太是我担任家教学生的母亲,她因为很同情我不幸的遭遇,所以像妈一样的照顾我、安慰我,使我享受到失去的母爱,和人生的乐趣。」「嗯!原来是这么样的一回事,但下知她是怎样的照顾你、安慰你,而使你享受到人生的乐趣呢?」「这个……嘛……」「林先生若不愿意讲,那就算了。」「不!不是不愿意讲,但是我须要陆太太答应我一个条件。」「是什么条件呢?」「条件很简单,因为我从小到大,孤苦伶仃。若蒙不弃,请陆太太做我的乾姐姐,赐予我晌往已久的姐弟之爱,可以吗?」她嫣然的笑道:「我有这个资格做你的姐姐吗?」「当然有呀!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你这样风姿绰约、美艳绝伦的姐姐!高兴得睡着了,都会笑起来呢!」「嗯!好吧!想不到你的嘴还真甜,还蛮会奉承赞美女人的,反正我也没有弟弟,就把你当做弟弟吧!」「谢谢乾姐姐!」「以后叫我美琴姐!我娘家姓张叫美琴,现在愿意讲了吗?」「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在XX大企业公司任职,因为是个小职员,所以薪水不多,为了增加点收入,就应徵到胡太太家里担任她儿子的补习老师。胡太太的丈夫是个大老板,在外金屋藏娇,常常不回家,置胡太太於不顾,使胡太太这位才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难忍那空闺寂寞、及性欲饥渴之苦闷,而引诱我为她解决寂寞和苦闷,她为了和我能方便幽会,又怕在她家里会被孩子看到,才买了这栋大厦的一户套房给我,叫我辞去公司的职务,白天在家里好等她来和我幽会做爱。她待我是又体贴又温柔,又像母爱又像妻爱的,使我得到双重地享受,我现在已将全部实情都对你讲了出来。美琴姐!请你务必要保守秘密,不要对别人讲出来啊!」「这个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你尽管放心吧!」「我的好弟弟,真想不到你这位英俊潇洒、身强体健的弟弟,艳福还真不浅,有这么一位又像妈又像妻子的中年美妇人,这样死心踏地的爱着你!使我真是羡慕这位胡太太呢!」[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19 19:5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