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人妻交换  »  【大地情爱】【01~02】【作者:石头】【完】已评

【大地情爱】【01~02】【作者:石头】【完】已评

2016/7/5发表于:首发SexInSex第一章,成长

  陈洋今天气色不错,因为昨天帮助隔壁嫂子干了些地里的活,晚上隔壁嫂子江小红特意做了几个菜款待了陈洋,陈洋吃了将近一个月以来最好的一次饭,而且还喝了点酒,这让他今天神清气爽。

  昨天酒桌上只有小红和陈洋,还有她5岁的女儿,丈夫王成因为在城里打工,经常不在家,所以才有陈洋的机会。

  今天陈洋想去外村找吴勇聊聊天,毕竟也没什么事情,整天游手好闲的,干什么都是干,在家里呆着,更无聊,所以早上8点多起来陈洋就准备去了,没想到刚出门就碰到了闹心事。

  陈洋,干什么去啊?王小颜似乎专门来到他家找他一样,就在大门口等他,陈洋一出门,大门还没关,王小颜就说话了。

  啊,是小颜啊!我今天去王村,找吴勇去,你有事啊?陈洋抬头看了一眼小颜,回头关大门,嘴里慢慢的说着。

  呵呵,听说昨天你帮小红嫂子干活了的?你很出力啊! 小颜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干活吗?哪有不出力的,哎!不对呀,你这话酸唧溜的,有事啊?你直说,陈洋感觉到小颜有些不对劲,有些纳闷……没有,就是我想说,为什么我家也有活,我找你了你推脱我,却帮她,怎么是不是我有些对不住你的地方,小颜沉声说着。

  这个,还是不说了吧!姐姐,咱们不要什么都说的那么直白了,你爸爸看我的眼神,都是那种轻蔑,所以……我走了,你还有事吗?说着陈洋抬腿就走,似乎不想跟江小颜过多的解释,站住,行啊!忘恩负义,这就是你陈洋,对不?小颜大声说到。

  忘恩负义,你自己认为你说的对吗?陈洋反问着,脚下却没停,有些想要逃离的意味。

  走吧,今天你要是走了,以后就别来找我,小颜看陈洋真的要走,心里很是难受,就放下狠话。

  行了,我不去了,帮你干活去,行了吧,你别哭啊!心眼怎么这么小,陈洋说话的时候看着小颜眼泪已经下来了,这眼泪也太快了,曾几何时就是这眼泪融化过陈洋的内心。

  那是个艰难的岁月,知青的上山下乡给农村大地带来了不一样的躁动,陈洋的父母就是村里的知青,因为没有任何关系,两个人只能一直留在村里,等待着那渺茫的机会,其实二人心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因为不想绝望,使得两个际遇相同的男女走到了一起,乾柴碰到烈火,年轻人的躁动,那样的浓烈,两个人无处不挥洒着交配,抽插的汗水,似乎不知道疲倦,奇怪的是两个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却没有结果,一直没有孩子,刚开始两个人没感觉什么,只是知道肆无忌惮的欢爱。

  时光匆匆过了20多年,这一年奇迹出现了,两个人多年的耕耘终于有了果实,陈洋顺利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多年后给这个村子带来了无限生机的同时也搅动了很多女人的内心,悲哀的是在他15 岁那年父母两个人,因为回城里双双死在了回去的路上,从此以后陈洋就一个人生活了。

  因为城里的亲人日子过得也很难,没有能力接收他,反而农村的生活更适合他,因为他很强壮,将近一米八的个头,体重将近两百斤,这是用卖猪的称,称的,不是很精确但是也差不多了,一个人生活了3年,这三年里小颜不知道因为给他送吃的被抠门的父母骂了多少回,但是却没能阻止她,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小颜很生气的原因,每一次小颜被父母骂的时候,都是陈洋抱着她擦乾泪水,慢慢得哄着这个爱哭的丫头,这让两个人感情非常亲密。

  把你得手拿开,你这坏蛋,不帮我干活还想占我便宜,小颜感觉陈洋的手慢慢得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一点一点的往上爬,赶紧阻止。

  有什么吗?又不是没摸过,你身上有几个痦子也都知道,怕什么,陈洋已经习惯了这种撒娇。

  不行,今天我肯定不让,你这个坏蛋,今天我爸妈没在家,咱俩去我家里干活吧!帮我去除草,小颜命令似得嗔怒着。

  我真有事情,小颜,我需要去找吴勇商量下,关于致富的事情,我听到了些门路,陈洋无奈的说到。

  真的,那你说说什么门路?嗯,轻点,别那么用力,小颜因为听到陈洋的话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这给了陈洋可乘之机,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小颜的大乳房,用力的捏了一下乳头。

  我听说吴勇他们村有个人能弄到人参的种子,我想去问问。来,走之前好好让我摸摸,下午让我摸摸这里,陈洋边说边把手伸到了小颜的裤子里,探索着。

  不行,把手拿出来,嗯,你坏,嗯,小颜呻吟着,嘴里说着不让,手却紧紧的抱住了陈洋,脑袋紧贴着陈洋的胸膛听话,在家待着,下午两点左右我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来我家吧!陈洋小声的哄着小颜。

  不来,我自己去除草,你在吴勇家吃饭吗?小颜嘴硬的拒绝着。

  不知道啊!看看吧,对了你别去了,你家那点活不够我一天干的,过两天我就干了,你爸妈不也能干吗?你别累了,乖乖的在家待着,陈洋这话俨然已经是对自己媳妇说话, 但是这种语气却让小颜从心眼里舒服,打心底里高兴。

  嗯,要是吃饭的话少喝点,到时候我去接你吧,我怕你出事情,你们俩一喝酒就没有够,晚上我给你送饺子,小颜说着嘴在陈洋的脖子上亲了一下,因为她就是踮起脚尖才到陈洋的耳朵,但是这个时候她踮不起脚尖,裤子里的手阻止了她过度的动作,她也真的不想反抗,被陈洋摸着舒服是次要的,主要是心里幸福。

  嗯,别在哭了啊!我走了,小心眼吧你,陈洋说完收回了双手,深情的亲了一下小颜的脸蛋就离开了。

  小心点,少喝点酒,坏蛋,小颜看着远去的背影大声说着。

  知道了,等我回来,陈洋说着手淩空抓了一下,这是暗示小颜回来摸她。

  小颜看到这个动作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忸怩的嗔怒了一下,转身回家了,心里却很是甜蜜,自己的身体被无数次的抚摸过,但是最后的防线却始终不肯交出去,这是两个人的默契,也许这就是真爱,就是小颜想给陈洋也不敢要,这个耐人寻味的心里也许很令人难以理解却真实存在,当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在没有能力给她承诺之前,真的不敢冒然占有这个女孩即使女孩想给。

  离开了村里,陈洋来到了吴勇的家里,这个小学的同学家里,因为从小在一起玩耍,所以感情相对来说还是很稳固的。

  吴勇在家里收拾东西呢!看见陈洋来了,赶紧迎了出来。

  你小子,说来真来了,我还以为你这几天不来了呢!吴勇笑駡着。

  废话,我说了来肯定会来的,只是不知道你问的怎么样了,陈洋说着跟吴勇进了院子,但是没有进屋,因为屋里没有外面凉快,夏天的温度都这样,还是院子里背阴处凉爽。

  王二虎子说一千元的种子能种二亩田,种子品质可以保证,但是他说咱们要单独给他一千元,因为这个东西很不好弄,他弄一次也要非常保密,这个国家的政策还有些不允许,具体咱们也不知道,只是说要是种也要找偏僻的田地种,这样政府就是知道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吴勇缓缓的叙述着,似乎这个事情很神秘。

  这样啊!那就是说咱们每买一次种子就额外给他一千元,陈洋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一脸严肃,很是深沉。

  是啊!这个我心里没底,也不敢尝试,吴勇摇头说道。

  我家里的地在我们村里的山边上,也算偏僻,这样,只要他能保证我就买两千元的种子,一共是三千元,到时候一起给他,陈洋说道。

  他当时跟我说是要先交钱,然后才能弄到种子,吴勇说到。

  这个不可能,那就算了,不买了,陈洋没有解释为什么。

  哎!要不咱们先交一半,看他怎么反应,毕竟他也活不起了,哪来的钱垫付啊!吴勇很了解王二虎子,所以才这么说。

  不,你告诉他要是能拿来种子咱们给他三千五,拿不来就免谈,陈洋仍旧面无表情的说到。

  也行,他能弄到咱们就给钱,弄不到就算了,没有保证的事情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吴勇知道陈洋的心里,说着。

  嗯,这个钱不好挣啊!买了种子,种了,国家不支持,咱们也要打点,你说这是不是风险很大啊!所以有些事只能小心,陈洋解释着。

  是啊!对了你有钱吗?人家要是买来你没钱这不是筐人家吗?吴勇笑眯眯的说着。

  我这有一千,你准备一千,然后我再借,到时候慢慢还吧!现在村里太穷了,需要一些想法,陈洋说道。

  你他妈的,哎,好,算了,我准备一千,放心吧,也不用还了,到时候你挣钱了再说吧!吴勇恨恨的说到。

  放心吧,挣钱了少不了你的,不挣钱我也还你,但是你告诉王二虎子,如果骗了我,后果他自己想,陈洋最后一句话有些阴森。

  呵呵,怕什么,我跟他说过了,骗了咱俩他的日子也就过到头了,吴勇这时候显示出来的阴森比陈洋还要浓烈,这是能做大事的人特有的外在表情。

  行,我知道你,但是还是要小心一点,提前告诉他一下也有好处,免得咱们被动,陈洋说道。

  知道,放心吧!对了你准备跟谁借钱啊?吴勇好奇的问道。

  你去买酒啊!我还没吃饭呢!陈洋大声喊到。

  买酒可以,是不是跟那个小妞借,嘿嘿,吴勇笑的很猥琐,妈的,知道还问,赶紧去,我饿了,陈洋不客气的撵吴勇去买酒,吴勇也没停留,慢慢悠悠的去准备酒菜了,这是陈洋和吴勇之间的默契,只要两个人到一起肯定是大喝一顿,菜呢很随意,酒却不能少。

  从吴勇家里出来,陈洋走路都有些摇摆了,显然已经过量了,但是还是坚持着往家里走,因为小颜会来接她。

  道路两旁是两米多高的玉米,挡住了人的视线,只能顺着道路看出去老远。

  有个瘦小的女孩快速的奔跑过来,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陈洋会喝的很多,说不定会摔倒在路旁。

  小颜,在家里等我就可以了,走这么远,路又偏僻,碰到陌生人会有危险的,陈洋醉醺醺的说着。

  你要是不喝酒我就不来了,也就没有危险了,你能不喝吗?小颜虎着脸说到。

  好好,我以后不喝了,你累了吧!咱们去玉米地了歇歇吧!我也有些迷糊了。

  陈洋说着横着抱起百十斤的小颜走到了玉米地里,小颜一是跑着来的,也真的累了,被陈洋抱着没有反抗。

  二人来到玉米地深处,坐了下来,陈洋搂着小颜,轻轻的抚摸着她,似乎在呵护一个宝贝一样。

  小颜啊!跟你说个事,我买种子,还缺点钱,你能不能借我点,陈洋漫不经心的说着。

  哼,是不是上辈子我欠了你什么?这辈子我来还你了,小颜噘嘴说到。

  小颜听我说,不要这样好吗?如果你感觉我求了你很多,那以后我就不求你了,陈洋也有些无奈,自己的情况就是这样,也没有办法。

  那就不要求我了,把以前我给你的都还我,你这个坏蛋,小颜愤怒的说到。

  那你还是把我杀了卖肉吧!反正我也还不起,欠你的太多。你卖多少钱自己看着办吧!陈洋的手慢慢的不老实起来。

  坏蛋,嗯,嗯,用多少啊?冤家,用力,好舒服,小颜嘴里含糊其辞的问着,乳房被摸的太舒服了。

  有多少就用多少吧!陈洋另一只手拖着小颜的屁股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慢慢得伸了进去,来到了男人的乐园,女人的中间之处。

  这些年我攒了点钱,嗯,嗯,也就2000 嗯,左右吧!要用就都拿去吧!

  还有,啊!我这个人你也拿去吧!小颜意乱情迷的说。

  呵呵,你这个人我不要,钱我借了,陈洋说道。

  那一分钱也没有,把手拿出来啊!我不让你摸了,小颜撒娇的说到。

  好宝贝,我不是不要你,是现在不要,以后会要的,听话好吗?陈洋安慰着。

  我受不了了,你每次都弄的我好舒服,也很痒,我不管,我要给你,要不然以后你别碰我,小颜很是难受的说着。

  要不小颜嫁给我吧!但是我可没钱给你,陈洋无奈的说到。

  我要你得钱了吗?只要你敢娶我就敢嫁,反正我就是喜欢你,跟定你了,大家也都知道,也就无所谓了,小颜高兴的说着。

  还是过几年再说吧!我现在真的不能娶你,家里那个情况你知道的。

  不行,过几天就嫁,我跟我妈说给你钱把家里收拾下,我就搬过去住,小颜很任性的说。

  好吧!现在给不了你得将来也会给你,你要是真想嫁就搬过来吧!毕竟你都22了,我不能继续跟你这样了,这是耽误你,结婚了也就没有耽误的道理了。

  陈洋说。

  嗯,陈洋,给我吧!我要,我真的受不了了,小颜的逼里一片潮湿,不,大水泛滥。

  而陈洋也是的阴茎也是愤怒站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但是地点有些不合适,两个人的第一次怎么可能在这里进行呢!

  陈洋只能松开小颜,说到,走,咱们回家,洞房。

  坏蛋,大坏蛋,回家,人家要好好的洗澡。

  第二章

  陈洋家里,比狗窝好不了多少,但是现在却异常活跃,因为两个人准备入洞房了,也就是私定终身吧!

  陈洋如果你真的能让我靠的住,我可以给你,小颜有些顾忌的说到。

  如果你还是不放心,那就等我有能力的时候在说吧,好吗?陈洋无奈说到。

  不,我相信你,真的相信你,我不想再等下去了,迟早的事情,还是早点来吧!小颜有些害羞有些调皮的说到。

  哎,你这丫头,好灵活的脑袋,不要后悔啊!我来了!

  陈洋慢慢得把小颜放倒在炕上,随后身体压了上去,两张嘴紧密的扣在了一起,两个舌头交织着,那样的活跃,显示出两个人是多么的饥渴。

  衣服一件一件的减少,陈洋的嘴从小颜的两个耳边一句探索到了小颜的乳房上,小颜回应的是狂热的呻吟,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下巴不断的抬高。

  陈洋边舔着小颜的肌肤,边解开小颜的衣服,裤子,最后的内裤也被退到了膝盖处,无数次的抚摸让陈洋知道小颜的敏感点在哪里,轻轻的抚摸阴唇,小颜会不由自主的蜷起双腿,方便陈洋的抚摸。稍微用力摸着桃园边上的褶皱,会让小颜加紧双腿,发出母狗一样的低吼,最让人着迷的是泛滥的洪水倾巢而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流连忘返,性爱是美好的,因为有爱的性是主动的,男女都是主动的,幸福感觉很强烈。

  陈洋感觉小颜已经进去了癫狂的状态,挺着硕大的鸡巴在阴道口慢慢得摩擦,似乎在考虑以什么样的速度进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啊!好疼,慢点,慢点!小颜惊呼着,

  宝贝,弄疼你了吧!我慢点。陈洋抚慰着小颜,啊,你慢慢得动几下,好疼啊!不要太快了。

  好的,我慢点,你感觉怎么样了?

  啊!太大了,啊!感觉下面都快撕裂了,啊!你慢点,啊,用力顶,啊!

  小颜指挥着陈洋,俨然一个女王。

  这样的语气刺激了陈洋内心的反抗情绪,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控制自己呢!

  随后便是疾风骤雨般的抽插,没有了怜香惜玉的缓慢,有的只是报复式的加速,想要狂野的征服胯下的女人。

  第一次向来都是短暂的,几分钟之后,陈洋速度达到了鼎峰,小颜的嚎叫也歇斯底里起来,指甲紧紧扣进了陈洋的肉里,全身的肌肉僵硬了,桃园深处更是山洪暴发,淹没了整个交配之处,被子上的水渍足以够一个饥渴之人狂饮了!

  一场激烈的交战停止了,一切又归于平静了,陈洋搂着小颜躺在被窝里,另一只手却始终没有离开小颜发出淫糜气味的桃园,不断的来回摸索,蹂躏,但是小颜确实一副享受的表情,超然忘我,幸福甜蜜,静静的把头埋进陈洋的胸膛。

  小颜,如果人身种子弄回来了,估计就要忙了,那时候,田地里需要有人看守,这个东西太贵重了,不能不防备一下。陈洋漫不经心的说到。

  也是,你到底怎么想得,都告诉我吧!小颜闭着眼,哼唧着说道。

  人参,有两年到十年成熟大,为了尽快出现效益,所以啊,我靠近山里的田,只能分成两份,一份重的人参十年之后卖,另外一份两年就需要处理,这样才能让你过好日子啊!小馋猫。

  陈洋挑逗着怀里的水人,刚才的运动,让小颜全身汗如雨下,俨然是个水人了。

  那你自己去看守吗?小颜迷惑的问了一句。

  我怎么能去看守呢,过段时间和你结婚,我也没有时间去啊!还有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啊!实在不行所有的事情就都放下吧!我自己去看吧!

  陈洋有些无奈的说到。

  那怎么行,要不我让我爸去看吧,就是咱们需要给些工资,还有需要在田旁边盖一个小房子,老头子在哪里住都行,这样咱俩也放心。

  其实陈洋就是这么想的,自己怎么会有时间去看田呢!大好的时间,小红嫂子的诱惑怎么会舍下呢!自己老丈人去给看田,那是最好的选择,至于老丈人,给些钱就会乐的屁颠屁颠去的,但是也是人参卖了钱之后才给,看来啊!自己的如意算盘真的很响,哈哈!

  想着这些,陈洋得意的笑了,很甜很甜,搂着怀里的女人慢慢得睡着了,慢慢得进去了甜蜜的梦乡,二人也是累了,真的很累,这种事情很耗费人的精力,二个小时后两个人才醒。

  小颜,三点多了,你爸妈快回来了吧?回去之后你跟你爸爸好好说说看田的事情,知道了吗?

  陈洋嘱咐着,但是深层次的意思,更是让小颜把那两千块钱准备好。

  知道了,我爸虽然说有些不看好你,但是为了我的幸福啊!他还是会帮我的,一会我回家做饭,然后给你送来,你在家等着吧!小颜幸福的说到。

  嗯,走之前啊!我还想再来一次,好好疼疼你这个宝贝好吗?陈洋坏坏的说着。

  身体却猛的压到了小颜的身上,没有了过多的前戏,有的只是直捣黄龙式的抽插,一下下,很用力,乾涩的桃园里突然间得到了来自身体的命令,分泌出了很大的水流,让男人的东西更加顺滑的冲刺,没有了更多的阻力。`嗯,嗯,陈洋用力,使劲,好舒服,好爽……不连贯话语显示着小颜的兴奋程度。

  陈洋回应的是一次比一比用力的顶入,打桩一样,啪啪啪,肉体碰撞声音连绵不断,刺激人的感官神经。

  小颜,叫声大一点,你越叫的大声,我越爽,就会越用力的,你舒服吗?陈洋引导着小颜。

  嗯,啊!老公,好爽,你好厉害,啊!轻点,不,用力,我受不了了,感觉,啊!要死了,啊……!

  一声长叫,小颜巅峰了,高潮了,却晕了过去,身体不断的抽搐,这让陈洋有些不上不下,看着只是抽搐,也不好继续,只能停止进攻了,休息吧!这也很无奈啊!强壮的男人在强壮的年龄里,一个初经人事的瘦小女人,怎么能够承受呢!

  陈洋翻身下地,打来了清水,为还在昏迷抽搐的女人清理身体,重点是男人最爱的黑丛林,轻轻的拖起屁股,下面放着毛巾,撩起清水慢慢得撒在耻骨上,手指一点点的滑动,阴蒂,阴唇,阴道口的褶皱,会阴,直到菊花上,仔细的清洗着,洗完了这里,拿出毛巾更是为小颜擦拭身体,清理汗水,一切完毕。

  小颜,休息一会之后回家为爸妈做饭吧!对不起,是我不懂体贴你,陈洋贴到小颜的耳边轻轻的说。

  小颜猛的双手搂住了陈洋的脖子,调皮的说,老公,我早就休息好了,就是还有点痛,不过没事了,可以回家了,你对我真好,等我回家好好跟我爸妈交流下吧!准备娶我吧!我走了。

  小颜边说边穿衣服,准备回家。

  嗯,好,我送你吧!陈洋说道。

  不要了,让别人看到不好,回来的路上幸亏我偷偷的一个人回来的,要不然爸妈的脸该挂不住了,钱今天晚上和饭一起给你送来。

  小颜说着出了门,慢慢得走了。

  恐怕别人早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吧!过几天也要结婚的,别人看见又能怎么样呢?陈洋目送小颜离开后自言自语的说着,看来今天的目的达到了,多日来的准备有了进展,一向稳健的陈洋不禁暗自得意。

  看来今天不能去小红嫂子家里了,想想也是,有什么理由去呢?活干完了,虽然小红那惹火的身材很是招人浮想联翩,但是这也不是着急的事情,等小颜送完饭,吃了晚饭再说吧,如果让小颜看出来蛛丝马迹那可就热闹了,但是有个事情必须要去办了,那就是去村长家里。跟他打声招呼,毕竟种人参国家的政策还没有放开,可以不管,如果要管也没办法,这就需要未雨绸缪了,应该有个提前的准备,让村长这个老狐狸别找自己的麻烦,送礼还是以后再说吧,相信他也不会太为难自己的,想到这里陈洋慢慢得来到了村长的家里,江叔,在家干什么呢?陈洋看见村长江长富再院子里收拾农具。

  是陈洋啊!快来,进院,哎,收拾下破铜烂铁,你干什么去啊?

  江长富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笑眯眯的客气着。

  没什么事,就是来串个门,溜达溜达,看你在家干什么呢?

  陈洋没有直接说自己的来意,交流需要热场,不能急躁。

  奥,看来你很闲啊!江长富打着哈哈

  都这个时候了哪有什么活可以干啊!对了贵知妹子干什么去了,怎么没在家啊?陈洋已经看见屋里贵知在忙活做饭明知顾问,能去哪里,在屋里做饭呢!这丫头就知道在家里闷着,但是这样也好,也省的我操心,江长富名贬实褒。

  对了,叔啊!跟你说点事,陈洋试探着说到。

  有什么事情说吧,是不是还想让村里救济你啊!你的年龄也大了,这个不好办了,江长富慢条斯理的说着,但是口气却转冷了。

  叔啊!你看我这孤家寡人的,一个人生活难。村里该帮还是帮下吧!咋的也不能饿死我是不?陈洋漏出可怜的样子说着。

  你这小子,就知道村里救济你,难道你自己就不能想想办法养活自己吗?你看王成不是都去外面打工了吗?难道你就不能去吗?江长富有些生气的说着。

  叔,叔,你消消气,我这不是也考虑了吗?就怕你们政府不让啊!陈洋看见村长生气了赶紧圆场说到。

  什么政府不让,难道是违法的?告诉你违法的事情你做了那你就完了!

  村长有些纳闷,这小子向来心眼多,今天又有什么馊主意。

  是这样的,叔,我呢,在外面买了点人参的种子准备自己种。正好我自己靠山的破地没人愿意要才给我的。

  那是救济你,村长瞪着眼睛插话说到。

  对!对!救济我的,适合种人参,但是现在国家我也不知道什么政策,我怕不让我种啊!叔你要是不想让我被救济了,我就种了,希望你能理解,到时候给你拿点人参,孝敬下您老,你看……叔,陈洋说到这里看着江长富,意在询问。

  嗯,这个问题啊!按理说国家没有说不让,也没说让,只是人参属于药材,国家以前是不允许种的,但是现在吗,看着你这样子,只要你种的是品种好的人参,我也就不追究了,记住不要捅娄子,知道了吗?

  江长富故意拉长了老脸,其实这个可有可无的政策原本也没人在意,但是就怕出问题,毕竟不属于农作物,话说回来,江长富也就是想卖个人情。

  那好,谢谢叔,等人参熟了,第一个给你泡酒让你鉴别一下,陈洋点头哈腰的说到。

  嗯,小子,好好种,鉴别不鉴别的以后再说吧,江长富满意的说到。

  叔啊!成功之前啊!我这太穷了,贵知妹子陈洋哥哥来看你了,赶紧把你家的好吃的拿出来我饿了,陈洋说着话突然喊了起来,并快速然到屋里。

  妈的,你这个滑头小子,就知道占便宜,村长无可奈何的骂着。

  陈洋哥你来了,我做饭了的,没有看到,我刚做了馅饼,给你够你吃了吧!

  贵知看见陈洋进屋了,抬头说到,嘴角却挂着笑意。

  嗯,妹子做的肯定好吃,你给我装起来吧!留着明天早上吃,陈洋嘴里吃着也说着。

  好,给你多装点,你要是喜欢,你天天来,我天天给你做,今天妈妈没在家,哟和我爸也吃不了,贵知高兴的说到。

  嗯,好吃,真好吃,多谢妹子了,那我拿走了了啊!好妹子,陈洋拿起装好的馅饼要走。

  死丫头,你妈妈回来吃什么,江长富进屋说到。

  爸爸,陈洋哥哥喜欢吃,就给她拿点,等会我再做,肯定够吃。

  贵知示意陈洋赶紧走,免得爸爸说更难听的话。

  妹子我走了,多谢你啊!明天去找哥哥玩啊!陈洋一溜烟的没了影子。

  好的,陈洋哥哥等我去找你啊!贵知想着陈洋喊到。

  赶紧做饭,死丫头,就知道帮着外人,江长富骂到。

  贵知匆耳不闻,默默继续做饭,心里却很高兴,甜甜的笑着。

  字节数:18756

  【完】

  [ 此帖被haha308在2016-07-06 15:3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