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人妻交换  »  【齐人之福】【作者:春之望】【16-17完】

【齐人之福】【作者:春之望】【16-17完】

2016/6/17发表于第一会所

  16童言

  想着王大丫的经历,孙涛组织了下语言,缓缓说道:「二丫,我觉得三丫、四丫她们做的没错。」

  「哥哥你……」王大丫见孙涛居然支持调皮不服管教的妹妹们,不由急了,可是面对自己爱慕的哥哥,她又不知道如何反驳,不禁语塞。

  倒是两个双生女 童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拍手笑道:「哈哈,连哥哥都说没错,那肯定是没错的,哼,以后可不许你再用这事打我们的屁股了。」没有理会那两个兴高采烈的丫头,孙涛一边注意着前面路况,一边对王二丫说道:「二丫,你是不是觉得哥不应该支持她们打人。」王二丫撅着嘴巴,沉着脸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孙涛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呢,既然把你们当成妹妹,从心底上说,也是不喜欢你们在外面跟人打架的,但是也正因为我是你们的哥哥,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们,有些人就是欠揍,有些事就是不能忍,比如说这次,那个混蛋的瘸腿子把咱妈扔在乡卫生院不管不问,你能忍吗?」

  王二丫闻言踌躇了半晌,小心翼翼的看着孙涛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他们做的很过分,但是我也没办法啊。」想到自己面对侵害时的无力,想到母亲这些年受的屈辱,王二丫的眼眶中顿时蓄满了伤心难过的泪水。

  「傻丫头,怎么又哭了,」孙涛爱怜的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滴,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并不是不愿意保护妈妈,而是没有能力去保护,对不对。」

  王二丫连连点头,哽咽道:「我知道,妈妈这些年很苦,我也不想她那么活得那么苦,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她。」说着说着,她情绪激动的难以自抑,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她深深的低下头,抽噎着哭泣,瘦削的双肩不停的抖动,看着无比可怜。

  孙涛见状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抚慰着她的肩头,柔声说道:「别难过了,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妈妈的错,而是那些混蛋们的错,既然是别人的错,那为什么你还要责怪自己呢。」

  「可是,因为我想保护妈妈。」王二丫抽噎着哭道。

  「对,不光你想保护她,还有大丫、三丫、四丫,你们都想保护她,只要你们保护的方法不同罢了,你和大丫都希望把在外面受到的委屈自己藏好,不让妈妈为你们的遭遇而难过,但是你们这么做,只会让欺负你们的人更猖狂,让看不起你们的人更嚣张,所以我说,你和你姐,以及咱妈的这种做法都是错误的,人不能像鸵鸟一样活着,而应该顶天立地的活着。」虽然三女并不知道什么叫鸵鸟一样的活着,但大致意思却能猜得出,王三丫接口道:「是啊,二姐,你看我和妹妹在学校就没人敢再欺负我们了,就你跟妈老是打我们屁股,老是欺负我们。」

  听到妹妹的抱怨说的俏皮,王二丫一下子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尴尬的说道:「你也不看看你们俩皮成什么样,大姐宠着你俩从不舍得打,我若再不管着你们,早晚有一天你俩非把天给捅破了不可。」王三丫闻言撇了撇嘴,四丫接口笑道:「姐,你也说的太吓人了,天又不是纸糊的,哪里是那么容易捅破的。」

  「就是,就是。」

  「咳咳,你们俩也别只顾着看热闹,」孙涛干咳了两声说道,「我虽然不同意你们姐姐那样到处忍让,但你们这种肆意打人的行为我也不是很赞同。」「哥,你才说支持我们的。」胆子较大的三丫不禁出声抱怨道。

  「我是不反对,但是也是有前提的,你们就没有想过,万一你们打不过人家,反而被打伤了怎么办。」

  「他们都打不过我们的。」王三丫小声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年纪都还小,不知道团结,你们俩姐妹打架都是一起上的吧。」见两女 童点点头,孙涛接着说道,「别人一个当然打不过你们俩个,要是他们也找来年纪大的哥哥姐姐,到时候吃亏的就是你俩了。」两名双生女 童闻言便默不作声,好半晌,王三丫才盯着孙涛问道:「那,哥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如果被人欺负了,应该怎么办?」「一味的退让是不对的,那只会让别人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你们,但一味要强,也总有吃大亏的时候,做人做事要懂得变通,懂得忍耐,当面对别人的冒犯时,把拳头缩回去,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下一拳打的更有力。」「如果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不受欺负,那么首先就必须要有保护他人的能力,比如咱妈这次被瘸子一家扔在乡卫生院,如果当时我在场,我肯定会让他们一家吃不了兜着走,因为我有这个震慑的能力,而你们现在还没有,这个时候就只能暂时忍耐,等到有了能力之后,再将这拳打出去。」孙涛的一番话,不仅三丫、四丫听得入神,连王二丫也竖起耳朵,铭记于心,见孙涛停下话头,她赶忙问道:「可是,哥哥,怎么才能有保护他人的能力呢?」「呵呵,这种能力有很多种,比如最简单的,用拳头就可以了,我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理由,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只要我的拳头够硬,我的话就是真理。」孙涛的这番霸气到极点的话,实在是太合王三丫、王四丫两姐妹的胃口了,在两女 童的心理,孙涛的形象顿时拔高到无加以复的程度,眼神中满是崇拜,王二丫却皱了皱眉头,苦笑道:「我恐怕没这个能力。」孙涛闻言笑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并不是要你们去做暴力女,二丫,你不必妄自菲薄,每个人都有变强的潜质,不一定是肉体上的强大,也可以是精神上的强大,我听你姐说过,你是家里学习最好的孩子,知识就是一种力量,而且是非常强大的力量,也许你将来能改变世界都说不定。」王二丫被孙涛说的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哪有啊,我可不敢想。」王三丫闻言接口笑道:「哥,你说奇不奇怪,都是一个妈的生的,为什么二姐读书就那么厉害,课文看一遍就会背了,乘除法比老师算的还快,哪像我和四丫,一首诗背十遍都不会。」

  见妹妹这么挺自己,王二丫更是害羞,连忙辩解道:「那是你们学习不专心,再说,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孙涛见状笑道:「好啦,二丫,你就不要否认了,回头我在县城里给你找个学校念书,对了,你现在是小学还是初中?」

  「刚念完小学。」

  「哦,那正好现在是六月份,九月份直接上初一,三丫、四丫,你们现在读几年级。」

  「三年级。」

  孙涛点点头,说道:「好,回头我给你们姐妹安排下,都去读书,上学的费用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只要乖乖念书就好。」

  王二丫见状也不推辞,带着两个妹妹一起谢过孙涛,结果换来孙涛宠溺的在她的头顶轻抚了两下,虽然还是有种被当作妹妹看待的不甘,但想想若是能一辈子这样被哥哥宠溺,也算是不完美中的最好选择了吧。

  「哥,大姐也跟我们一起读书吗?」王四丫突然问道。

  还能等孙涛回答,王三丫便哈哈笑道:「笨蛋,大姐马上就要跟哥哥结婚了,还读什么书啊,哥,你啥时跟大姐结婚啊,明天吗?」王三丫的童言无忌弄得孙涛尴尬不已,勉强解释道:「至少先等咱妈的病好了再说,而且我觉得你们大姐的年纪还小,我想多等两年。」「哪里小了,我记得大姐都十六了吧,搁咱们村早结婚了,哥,你不会是不想娶大姐吧。」

  「怎么可能,我一定会娶她了,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孙涛尴尬的说道。

  「嗯嗯。」王三丫连连点头,说道,「哥是好人,一定不会欺负大姐的,真羡慕大姐呢,我也好想长大以后嫁个像哥哥这么好的人。」「是啊,我也想。」王四丫接腔道。

  王二丫听着妹妹的说话,不禁心底苦笑,暗道:我也想啊。只是她少女知羞的年纪,这话却是说不出口,但她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见四妹表了态,二姐却一声不吭,性子直率的王三丫脱口问道:「二姐,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想嫁给哥哥这样的人吗?」

  这话一说,本来还强忍着什么都没听到的孙涛顿时气血上涌,红成了大花脸,王二丫也是羞得半晌说不出来。

  古灵精怪的王三丫眨了眨眼,忽地拍手笑道:「二姐,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哈哈,老四,你猜二姐脸红了没。」

  「我猜……」

  「够了啊,别闹了。」不敢让王四丫说出猜测,王二丫连忙出声喝止道,「不许胡说八道。」

  王三丫撅着嘴巴不满的说道:「我才没胡说八道呢,要不是哥哥要跟大姐结婚,我长大以后一定会嫁给哥哥的,老四,你嫁不嫁。」「嫁,嫁。」王四丫就是她三姐的跟屁虫,只要是三丫说的话,她从来都是无条件的附和。

  「好,还是你最好,要是大姐同意我们嫁给哥哥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永远跟大姐生活在一起了,还有妈妈,哈哈,太好了,咱们一家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嘻嘻,二姐,你真不嫁吗?就差你一个了哟。」王三丫天真无邪的笑道,她是真不知道嫁人的具体含义,只模模糊糊的明白,嫁人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既然过日子,那为什么只能两个人过,人多了不是更热闹嘛。

  王二丫被三妹的天真彻底打败了,她就不能说想,也不能说不想,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把头一个劲的往下埋,只觉今天实在是人生中最丢人的一天,这个口无遮拦的三妹把自己想说却不能说的事,在无意中抖的一干二净,她甚至恨不得现在跳车,远远的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才好。

  孙涛红着脸瞅了一眼埋头不语的王二丫,想起她那小巧玲珑,却又凹凸有致的身体,突然生出一个香艳的念头来,要是真能如王三丫所说的那般,把大丫、二丫一起娶进门,让她们姐妹俩共侍一夫,用自己的大鸡巴在她们姐妹俩娇嫩紧窄的阴道里抽插,日日笙歌,尽情宣淫,该是何等的快活逍遥,甚至再将长大的三丫、四丫也纳入房中,左拥右抱一对一模一样的娇妻美妾爱抚亲揉,再甚至干脆连妈妈也不放过得了,用她那双傲视群雌的丰满巨乳夹住鸡巴打奶炮,把浓浊的精液喷在她的脸颊上,奶子上,然后让四个女儿趴在母亲身上舔食乳汁和精液的混合物,自己则从容的肆意在四姐妹的身体里抽插,最后再射进母亲的阴道里,那淫靡的情景光是想想,便让孙涛下体竖起了高高的旗杆。

  也怨不得孙涛会有如此联想,他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但十多年前可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流氓,除了打架闹事收保护费外,一门心思都放到了玩女人身上,在同龄人寒窗苦读时,他却是每晚都在不同的女人身上征战不休,上至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妇人,下至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女,只要是他想要的,总是费尽心思也要搞上手,其中给他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一对祖孙俩。

  17祖孙

  那时孙涛刚刚十 五 岁,读初三,那祖孙俩,祖母是五十 五 岁的罗素娟,3月份刚刚退休的林场职工,育有一子一女,都已成年在外地工作,丈夫曾是林场的干部,七年前因脑溢血去世,之后她便一直寡居没有再婚,年轻的时候,罗素娟就爱好文艺,喜欢唱歌跳舞,年纪大了后便成了附近广场舞的领舞,现在退了休,更是把全部热情都投入到了广场舞的事业中,乐此不疲。

  刘菲菲是罗素娟儿子所生,因父母离异后,与继母关系处不好,遂被父亲送回老家由奶奶抚养,因为父母离婚的创伤加上疏于管教,刘菲菲在上初中后,便迅速堕落成一个小飞女,缺乏安全感的她特别崇拜校园大哥,尤其迷恋当时风头正健的孙涛,主动向他表达了爱意,孙涛见她长得不错,身材凹凸起伏,又是白送给自己肏的,便欣然笑纳,肏完后才发现她竟然还是处女,便格外多了几分怜爱,甩了那个自己已经有些厌烦的高中女友,把她扶上了正牌女友的位子。

  后来有一次在刘菲菲家做爱的时候,罗素娟突然回来了,原来是参加完老年爬山活动后回来洗澡的,吓得正在罗素娟的大床上做爱的两人,赶紧躲在床底不敢出声,直到卫生间水声响起,刘菲菲才催着孙涛赶紧离开。

  可干到一半的孙涛根本不想走,硬是按着刘菲菲从后面继续肏她,刘菲菲挣扎不过,只好顺着他的意,只盼着孙涛尽快射完精离开,可哪只今天孙涛格外的持久,直到卫生间传来开门的声音,他依然没有射精,吓得刘菲菲魂飞魄散,生怕被奶奶知道自己的丑事,无奈之下,两人再次钻到床底,屏住呼吸,看着一双踢着拖鞋的白嫩小脚走进卧室。

  这白嫩小脚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素娟,她天生脚小,成年后也只能穿33码的鞋,加上肌肤雪白,人又长得漂亮,因此从小就被称为小脚美人。

  爬山这种剧烈运动消耗了罗素娟大量的体力,加上天气炎热,偏巧又停了电,所以只从五斗橱里拿出内裤换上了,连胸罩睡衣都懒得穿,只用毛巾毯盖住小腹以防着凉,反正家里就只有她跟孙女两个人住,没什么好顾及的,却哪知床底下正躲着一条精虫上脑的淫龙。

  因为疲倦,罗素娟很快便沉沉睡去了,听到鼾声后,孙涛和刘菲菲才从床底爬出来,一眼看到半身赤裸的罗素娟,孙涛立刻欲望就起来了,别看罗素娟身材娇小,胸前却颇为宏伟,乳头是深酒红色,乳晕比较淡,平躺之时,双乳自然向两侧摊开,别有一番熟女特有的味道,而且罗素娟平素保养的也不错,只在眼角有几道皱纹,皮肤也不显松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不少。

  做为有一定熟女控情结的孙涛自然被罗素娟所吸引,要不是顾及旁边的刘菲菲,他真想扑上去强奸了这个诱人的熟妇,再次拒绝了刘菲菲让他离开的请求后,精虫上脑的孙涛把少女拉到她的房间,让她趴在书桌上,撅起屁股让自己奸淫,少女无奈只好遵从,结果从书桌一直肏到床上,一直肏到少女粉嫩的淫肉外翻,差点被他肏的昏死过去,孙涛才心满意足的拔出鸡巴,抵在刘菲菲的嘴巴里射了精,看着她将精液全部吞掉方才离开。

  离开之后,孙涛对罗素娟念念不忘,旁敲侧击的通过刘菲菲打听她奶奶的消息,知道男友好色本意的刘菲菲没想到他口味那么重,一开始并不愿意说,结果惹得孙涛大怒,故意冷落了她几天,跟另一个小飞女整天眉来眼去,刘菲菲有点受不了他的冷落,又不敢离开他找其他男人,只好把奶奶的情况和盘托出,方才获得孙涛的谅解,当晚,刘菲菲那寂寞了几天的嫩屄重新被肉棒所填满,狂暴的交欢快活的她几乎欲罢不能,却殊不知,孙涛肏她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却是她的奶奶,自己完全成了奶奶的替代品。

  通过刘菲菲了解到罗素娟的喜好后,孙涛便每天晚上都会去看她跳广场舞,并找各种机会跟她套近乎,孙涛长得阳光帅气,能说会道,嘴巴又甜,在他的刻意交往下,很快就跟罗素娟成了忘年交,因为孙涛的年纪小,所以罗素娟并未对他有什么怀疑,也没什么戒心,即便孙涛对她有什么搂抱的举动,她也没在意,只把他当成自己孙子一般,是个很有趣的小朋友,却哪知这个小朋友一直在处心积虑的把她弄上床。

  因为常年跳舞的缘故,罗素娟的身材比同龄人好太多,乳高臀丰,小腹也只是微微发福,一米五出头的身高生的十分匀称,与一米七的孙涛站在一起,显得十分娇小,孙涛很喜欢看罗素娟跳舞的样子,尤其是喜欢看她跳需要扭屁股的舞蹈动作,因为她的屁股很大,形状也好看,所以舞动起来特别美,每次罗素娟跳广场舞的时候,孙涛就在一旁盯着她的屁股看,脑海里忍不住的幻想,扶着这对丰满的大屁股,从后面插进她的老屄里,一定非常过瘾。

  在两人关系日渐亲密后,孙涛便时不时的给罗素娟买些小礼物,有刘菲菲做内应,这些礼物无一不合罗素娟的心意,让她对孙涛更加喜欢,不仅亲手给他织了件毛衣做谢礼,还在得知他一个人生活后,时常喊他来家里吃饭,后来孙涛都不用喊了,每天饭点准时到,吃过饭就抢着刷碗,帮忙干活,让罗素娟对他更加满意,甚至有意撮合他跟自己孙女在一起,却不知自己的孙女早就成了孙涛的胯下玩物,连自己都是他的猎物。

  这种状态持续了差不多三四个月,孙涛也不急着对罗素娟下手,反而十分享受罗素娟给他带来的这种难得的家庭温暖,不过在温暖背后,他的淫欲却并没有丝毫消减,他一面在罗素娟的跟前装成乖孙子,时不时的用亲昵的举动揩点油,加深两人的关系,另一面,却总是趁着罗素娟不留意的时候,肆意奸淫刘菲菲,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当罗素娟在家的时候与她的孙女做爱,觉得非常刺激,一开始刘菲菲有些不太情愿,但渐渐的,她也喜欢上了这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便不再反抗,反而顺从的接受了孙涛的调教。

  比如当罗素娟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刘菲菲会蹲在厨房的地方,帮正在洗碗的孙涛口交,或者干脆撩起裙子,自己洗碗,让孙涛从后面猛肏自己,还比如吃饭的时候,不穿内裤坐在孙涛的对面,把他的腿夹在裤裆里,让他用脚趾拨弄自己的阴唇和阴蒂,至于借口学习之名,行肏屄之实的事就干的更多了,孙涛甚至还买了一个无线遥控的跳蛋,让刘菲菲一整天都塞在阴道里,时不时就按动开关刺激她两下,弄得刘菲菲下体从来就没干过,时刻处于饥渴状态,只要逮着机会便会求孙涛肏她,天台、楼梯、教室、活动室,学校各处几乎都留下过两人肏屄的身影。

  在孙涛的不断调教下,刘菲菲已经彻底沦为了小淫女,只要能得到孙涛的肉棒,让她干什么都行,好在孙涛有吃独食的好习惯,自己的女人从不让其他人染指,刘菲菲才避免了沦为公交车的命运,而且孙涛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变成见到男人就发情的母狗,所以一直都没有对她进行暴露方面的调教,他要的是一个只对自己发骚的淫女。

  在完成了对刘菲菲的基础调教后,孙涛终于决定开始攻略老熟妇罗素娟。

  【完】

字节1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