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爱的魔方】(1-3)

【爱的魔方】(1-3)

作者:wq5501099 字数:10400

一、

张秀乘着母亲洗澡的期间,偷偷在洗手间门口捡起母亲随手扔掉的肉色丝袜, 整个脸埋在丝袜里呼吸着上面残留的体味。张秀的下体硬得要爆炸了一般,没几 分钟,他慌忙放好丝袜溜回房间开始手淫,不一会一张手纸被丢进房间里的垃圾 桶里,张秀躺在床上发出疲惫的呼吸声。

张秀今年读初二,成长在一个富裕家庭里,父亲张佰成经营着一家朝气蓬勃 的房地产企业,企业正在成长期,所以张佰成常年加班很少回家;家底殷实让母 亲李泽惠可以不用工作,天天和自己的一帮闺蜜逛商场做SPA参加各种饭局和 当地的名流宴会,经常喝得摇摇晃晃的回家。儿子张秀也很争气,不仅长得又白 又俊,学习成绩也是一路高歌猛进,深得班主任喜爱。父母对这个儿子非常自豪, 平时零用钱都是随手一万一万的甩在张秀的书桌上。没时间管教只好用金钱来弥 补。

张秀现在正处在青春期萌发的初期,荷尔蒙分泌极其旺盛,对女性的一切都 充满强烈的好奇。就算看见门口的野猫身体下面也能产生反应。张秀不得已只能 求助于同班的死党罗坤。罗坤夸张的张大嘴巴,『我草?打飞机都不会?我六年 级就会了!』说得张秀一脸囧样。

罗坤见张秀还是一脸糊涂,更进一步的举起自己的右手,作出半握手状,来 回晃动,『懂了吗?懂了吗!一直撸到你觉得不行的时候就对了!我草!居然还 有不会打飞机的人。』一名路过的老师瞪了罗坤一眼,不屑的走过去。张秀回到 家躺在床上,想起母亲那双修长迷人的大长腿,还有腿上薄薄的丝袜,顿时就血 脉贲张。张秀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欢腿还是喜欢丝袜,管他呢,反正下面已经硬得 不行了。张秀按着罗坤的方法,套弄着下面,没几下就一阵触电的感觉袭来,张 秀忍着强烈的舒适感赶紧侧着身子,让精液射在地板上,张秀好奇的趴在地上看 着略带黄色的浓稠精液,一股腥味让他皱了皱眉,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随即拿 来抹布做了清洁。随后的日子里张秀经常手淫,有时候一天能撸三次,他最开始 是拿母亲没洗的内衣丝袜套在鸡巴上撸,后来发展到,穿上母亲的内衣裤丝袜和 外套打飞机,幻想对象从同桌的女生到英语老师到不相识的路人,不过撸得最满 足的对象是母亲。因为从小到大母亲从来没打骂过自己,什么事情都千依百顺。

有一天,罗坤鬼鬼祟祟的把自己拉到图书室的一处角落里,『给你带了个好 东西,啧啧,可精彩了,家里电脑有光驱的吧?』说着悄悄的拿出一张碟子,上 面的裸女图案让张秀感到一阵面红耳赤。

『上次吉秋来我家玩,我们一起看了这张碟,然后我把她上了!不过我也是 第一次很紧张,不过感觉自己像个大人了。』罗坤一脸得意。

『真的假的?什么感觉?』张秀的好奇心也上来了。

『说不出来,我鸡巴刚触摸的她阴毛就差点射出来了!后来捣鼓半天才进去, 她还不停的喊痛,这周我们约好了再来我家玩。』罗坤坏笑着,指了指张秀装着 碟子的书包,转身走了。

张秀当然知道这是黄碟,但是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当下也是兴奋得不得了, 立马出门就招手打车回家,一路上心急火燎。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插入碟 片。

屏幕里一对男女交合在一起,激烈的碰撞着,镜头不时的给出鸡巴猛烈抽查 女性阴道的特写,张秀裤子半脱,跟着屏幕套弄着下体,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 突然一阵响声传来,张秀魂都吓飞了,直接断了电源。父亲张佰成的身影已经出 现在了门口。张秀家是两层小别墅,父亲常年不回家让张秀放松了警惕,房间门 没关就着急上火的看起了片,差点被抓了个现场。

『哟?干嘛呢?』张佰成问儿子。

『今天作业都做完了,想玩会电脑呢。』张秀不动声色的回答,其实心还是 跳得很快。

『恩,学习也要劳逸结合才对。』张佰成对儿子只有关爱,只要儿子高兴就 好,再加上儿子成绩优秀,张佰成心里一万个自豪,更是容不得儿子受了半点委 屈。『今天工作不忙,难得回家,我给你妈打电话了,她现在回来,咱们一家三 口今天去天豪吃顿好的。』

天豪是市内最高档的西餐厅,张佰成一家三口订了卡座,期间其乐融融,幸 福美满。回到家张秀赶到一丝醉意,在父亲的笑声中回房躺下。也不知过了多久, 张秀听见了奇怪的呼喊声,他慢慢起身向声源走去,原来声音是从父母的房间里 发出来的,门没锁,张秀通过间隙看到父亲正压着还没脱衣服的母亲猛干,啪啪 啪啪的响声配合母亲的呻吟,仿佛淫水都要射到自己脸上来似的,母亲的露背晚 礼服显得更外性感,下面穿着超薄透明肉丝和鱼嘴高跟,父亲正拉开裙子猛干张 开大腿的母亲,张秀下面跟失火了一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父亲一边抽一边舔 着脚踝,『泽惠,我们好久没做了,今天你下面真滑,搞得老子好舒服。』『啊 啊啊,嗯嗯嗯,又不是我整天加班工作,搞得像老娘做错了一样。』母亲一边说 一边夹紧了父亲的腰。父亲突然一阵抽搐,动作缓慢下来,『啊!射了好多。』 父亲抽出鸡巴,看着从母亲双腿间流出来的浓白精液,满意的呼吸着。『死鬼, 我还没到你怎么就射了,还射进来这么多,要是怀了就生下来。』张佰成摸着头 憨笑,『好的好的,怀了就生下来,热闹一些。』张佰成起身就去房间里的浴室 冲凉,母亲则继续抚摸着下体,不一会便长出了一口气,瘫倒在床上。

张秀赶紧回到房间,也进入自己的浴室洗漱,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张秀又悄 悄溜到楼下去洗衣篮里偷了一双母亲穿过的黑色丝袜,回房间一边舔一边手淫, 没几下就射了,也许今天的感觉太激烈,才过了10分钟张秀又拿着丝袜撸了一 次,才洗完睡觉。白天才第一次看了片,晚上又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活春宫,强烈 的性暗示让张秀做起来春梦。

早上醒来,张秀发现自己竟然梦遗了,内裤里粘乎乎的,不过要赶着时间上 学,张秀换了一条新内裤就匆忙出门,沾满精液的内裤被无意扔在了床边。

上午10点多,母亲李泽惠才懒洋洋的起床,冲澡后临时打算去儿子的房间 收拾收拾,下午还约了闺蜜做美容。

李泽惠在儿子的房间里找到了梦遗的内裤和自己前几天换下的丝袜,李泽惠 感到非常震惊,和闺蜜喝下午茶的时候委婉的表示了对儿子的担忧,怕自己的宝 贝儿子染上了什么不良习惯。闺蜜夏夕米坏笑了一阵,『小惠哦,你家张秀都1 5岁了,这时候的小男生可是非常冲动的。你这么寂寞当心别被你儿子吃掉了哦。』 说完夏夕米又是一阵坏笑。李泽惠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夏夕米就是大胆。

夏夕米是自己大学时的同学,一米七五的身高,肤白胸大腰细腿长,寻常班 花级的美女在她面前也是相形见绌,读书期间就在好几家知名杂志担任封面模特 或者专题模特,身边追求她的男人更是数不胜数,不过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一位在 地州做煤矿生意的大老板,过了几年离婚,有了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财产,也没有 再婚,热衷于找各色男模男神厮混,至今未婚。生活比较放纵,说话也大胆,所 以才会这样开李泽惠的玩笑。

『嘿嘿,别担心啦,你儿子再大点自然就懂事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对异性没 渴望才不正常咧。倒是你自己,佰成哥多久才和你做一次,你自己也不为自己想 想,说了一万次了,我给你安排男人,包你满意,万无一失。』夏夕米数落着李 泽惠。

『去去去,我才没这么放荡。你这个小贱人。』

『昨天那个帅哥床上可厉害了,干了我五次,我今天腿都有点软,你真的不 考虑下?~ 』

说着说着两人又笑嘻嘻的打闹起来。

这段时间罗坤拿了很多黄碟给张秀,而且午饭的时候经常跟张秀说自己与吉 秋的床事,据说上次两人一起试了69,张秀听得津津有味,连忙问罗坤,女人 下面是什么味?罗坤想了一下,『咸咸的,有点骚味。』说着又朝四周打探了一 下,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悄悄塞给张秀,『这书太你吗刺激了,我看了这书硬是 让我生生的干了吉秋三次才过瘾。诶,我说那个周莉莉对你好像有点意思,你不 把握一下?周莉莉就一个冰美人,一天瞎鸡巴骄傲,成绩又好,偏偏就只肯跟你 说话。不像吉秋,除了胸大就是无脑。我都上得有点乏味儿了。走走走上课去了。』

张秀在班里女人缘不错,主要是因为他长得不帅,但是柔美,眉清目秀齿白 唇红的,经常有腐女YY张秀穿上女装的样子。再加上张秀成绩常年高居年前十, 其实已经有不少女同学对他表示好感,也非常暧昧。不过张秀还是喜欢看似冰冷 的周莉莉一些,最近班主任又把两人调成同桌,方便互相促进学习,结果两人天 天上课,除了学习不聊天南地北的倒是一顿胡侃。好感度飙升,但是他们毕竟年 轻,经常对视就脸红得没人敢说出『约吗』。

张秀扫视着罗坤给他的书,书名叫《欲望》,作者是唐晶。才看了没两章, 下面就火热得不行,也无心上课了,第一节课下了就去给老师请假回家了。

打开门,张秀发现大门没反锁,可能是母亲给忘了。正准备换鞋,就从客房 传来了那天母亲发出的那种呻吟,但声音不是母亲的。张秀也不敢换鞋了,就背 着书包,猫着腰,潜伏过去。

『这不是白洁姐姐吗?父亲总裁办公室的高级文秘,平时可端庄淑女了。怎 么会这个样?』张秀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里的一举一动,一边自言自语。

只见张秀口中的白洁姐姐穿着整齐的OL套装卧在床上,两只较小的黑丝小 脚正在套弄着父亲的鸡巴,父亲的呼吸非常急促,白洁一边套弄一边摸着自己的 下体浪叫,啊~ 啊~ 啊~

张秀狠狠的咽了口水,才反应过来,父亲这是出轨了!白洁一只叫踩着父亲 的鸡巴,另一只脚用脚背扫着阴囊,父亲很快就不行了。

『快快,我要射了,啊啊啊啊。』父亲失态的喊了起来。白洁马上翻身起来, 一口含住父亲的鸡巴,一阵耸动,父亲满意的闭上眼睛。白洁找来餐巾纸,用还 擦着靓丽口红的樱桃小嘴吐出了一大滩精液,她看见佰成一直看着她,『看什么 看?还想本小姐吞下去?不要这么变态好吗?虽然我也够变态了。』

『哈哈哈,没有没有,只是越看我家白洁小姐越觉得美得不可方物。』张佰 成淫荡的笑着。

『瞧你那色样,快走了,7点还有和管委会马主任的饭局。』白洁白了张佰 成一眼。

张秀一听不好,赶紧脱了鞋子提在手上,一溜烟跑上楼去躲着了。不一会听 见大门关闭的声音,才长出了一口气了。但是思绪很混乱,张秀有点接受不了父 亲出轨的事实。深深的陷入沉默中。但是张秀才15岁,这种事就是成年人都难 以处理,他又能如何。不多一会,张秀便看起了《欲望》,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这 本充满了母爱乱伦的神话故事中不能自拔。

深夜十二点,和闺蜜在酒吧喝得醉醺醺的李泽惠,一回家就蹬掉高跟鞋倒在 客厅的沙发上睡了起来,楼上的张秀正在浏览罗伦刚刚在QQ上发给他的网站S IS!里面一应俱全,张秀看得眼都花了,母子小说、美腿图片、日本生活文艺 片,突然听见楼下有响声,便关上屏幕去楼下看了看。只见母亲李泽惠在扑在沙 发上昏睡,张秀叫了两声,母亲也没有醒来,张秀仔细一打量才发现母亲今天打 扮得很妖娆,微醺的法国香水,乌黑的瀑布长发,黑色紧身的连体窄裙,紫色的 长筒丝袜,母亲今年36岁,因为家里有钱母亲保养起来更是不计成本,虽说看 起来像姐姐有些虚假,但说是美丽性感的少妇应该无人反驳。张秀看着母亲充满 诱惑的胴体,脑子里都是关于母子乱伦和黄片里的男女交合的画面,下体不自觉 的硬了起来,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张秀也不敢造次,他又假装喊了几声,母亲 依然睡得象死猪一样。他双手轻轻摸着母亲紧致的小腿,母亲一直没反应也让他 胆子越来越大,手一路抚摸到了窄裙里面,大腿的根部,摸到了丝袜上沿的蕾丝 花边。张秀这会已经顾不得许多,一个青春期的小孩在这样一个喝醉的成熟美女 面前显得毫无抵抗力,哪怕是自己的母亲。他用嘴唇触碰着母亲穿着紫色丝袜的 脚跟,慢慢到脚底,然后伸出舌头舔着脚趾,感受着母亲双脚散发出的体味,李 泽惠和夏夕米8点多就去夜店了,一路狂欢到十二点才回家,丝袜上自然残留着 汗液和体温。这让张秀更加爱不释手,整张脸都压在母亲的大腿背部,动作也越 来越大,他的头挤进了母亲的富有弹性的连衣窄裙里面,放肆而生涩的舔吸着母 亲的阴部和臀部,沉睡中的母亲尽然也跟着哼了起来,那销魂的声音让张秀像一 头出笼猛兽。

突然李泽惠猛的一翻身,一个耳光就抽了过来同时警惕的大喊一声,『谁!』 定了下神,才看见是自己的儿子,李泽惠愣住了,张秀也被吓坏了,双方都暂时 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半晌李泽惠才憋出一句,『快去睡觉。』张秀惊慌失措的跑 回了房间。

接下来几天,两人都不敢说话,都是机械的问作业做了没,成绩如何等等。 张秀发现母亲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躲闪。随着张秀翻阅的色情书刊越来越多,硬 盘的空间越来越小,张秀觉得自己在理论上已经毕业了,就差在实践的道路上迈 出第一步!

实践什么?罗坤给他的那本《欲望》对张秀的触动极大,细致深刻的描写让 张秀欲罢不能,张秀认为人本来就不该被道德绑架和束缚。张秀定下了第一个目 标,暑假前一定要找个女朋友,然后上床!至于如何面对自己的母亲,张秀心思 混乱,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敢死党罗坤提起这事,不过没想多久,张 秀又管不住自己,打开电脑,一边津津有味的阅览着SIS,一边套弄着下体, 同时穿着母亲的内裤和丝袜,他对着镜子看过自己打扮成女装的模样,本就白皙 的皮肤配上柔美的脸庞,比同龄男性略显娇小的骨骼,一切都让他自己看起来像 个千金白富美小姐。

未完待续,世界杯期间,不规律更新。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多指正,多留言, 给我点动力。

二、

张秀的女装癖越来越严重,他在网上买了不少性感内衣,各式丝袜,甚至高 跟鞋。当然都被他藏了起来,他现在喜欢穿着女装手淫。

母亲最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甚至每天回家给张秀做起了晚饭。那天晚上 过后,李泽惠非常忧虑,又羞于启齿。她也在网上买了不少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 书籍学习。

张秀最近跟周莉莉走得越来越近,每天都腻在一起,放学后两人经常结伴去 KFC、必胜客一起吃晚饭,看电影。但是双方就是不敢再进一步。周六是罗坤 的生日,定了一个带休息室的豪华包厢,张秀和周莉莉过去的时候,发现只有罗 坤和吉秋在。

『没人了?就我们四个?』张秀看着空空荡荡的大房间。

『对啊,昨天已经专门和那些哥们喝过了。今天专程请张秀夫妇来玩。』罗 坤说完大笑起来。

周莉莉听见张秀夫妇几字,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死罗坤!哇,今天吉秋真 漂亮。』说罢,两个女生便打闹玩耍起来。张秀听得周莉莉一说,不免也向吉秋 看去,吉秋的咪咪仔同龄女生里面本来就算鹤立鸡群了,今天上身又穿了件宽松 的V字运动开衫,白花花的胸脯让张秀马上就硬了起来,下半身穿着紧身牛仔短 裤,下面是一双带着可爱猫爪花纹的白色短丝袜。从这会开始,张秀目光就一直 有意无意的往吉秋身上瞟。虽说吉秋长相只能算一般,不过今天明显画过淡妆, 乍一看已经是女神级别的选手了,美中不足就是身高不够。周莉莉就完全一副女 学生的标准打扮,高马尾,休闲运动的短打,并且胸部比较平,不过胜在五官精 致,在班里各位男同学心中是校花级别的存在。

『来我们玩丢骰子喝酒的,吹牛会不会?』罗坤拿来几个骰盅。周莉莉说不 会,罗坤便凑过去手把手的教周莉莉,吉秋则八卦的和张秀聊着班里的事情,张 秀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发现罗坤的身子不停往周莉莉身上靠,也不知他们两悄 悄的说了什么笑话,周莉莉被罗坤逗得一直咯咯咯的笑,全然不顾罗坤不动声色 的蹭腰蹭大腿。不一会大家就开始了忘我的骰子大战,一番呼天抢地,十来个空 瓶子歪东倒西的在地上睡着,大伙又胡乱唱了一会歌,终于不胜酒力在沙发上休 息。罗坤明显意犹未尽,拖着吉秋就往休息室走,临进去还大喊一声,『张秀说 他喜欢周莉莉,哦吼吼!~』

周莉莉红彤彤的小脸看着张秀,张秀脸上一阵火热,不过喝酒壮胆嘛,张秀 突然一把抱住周莉莉一口就吻上了周莉莉的小嘴,周莉莉唔了一声,也没有反抗, 两人就热情的拥吻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张秀掏出一个盒子,小声的说,『周莉 莉,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周莉莉接过盒子,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便扑进了张秀的怀抱。『盒子里是什么?』周莉莉撒娇的问。『秘密,你回家再 打开哦。』张秀话还没说完,休息室就传出了碰撞声,夹带着几声淫荡的呼喊, 最近接连目睹活春宫的张秀立马就猜出来休息室里发生了什么,在KTV玩的都 知道,休息室的门并不是全封闭的,一般上面会有个玻璃窗,周莉莉踮着脚往里 面看了足足10秒,面红耳赤的捂着脸走开了。张秀也走上去看,只见罗坤把吉 秋横架在麻将桌上,站着猛草,啪啪啪啪啪啪,右手还不时搓揉着吉秋的傲人胸 部,吉秋脸上极其扭曲,张秀也不知道是痛得要死还是爽得要死。吉秋两只穿着 白色短丝的脚被罗坤举起,不停的摩擦着罗坤的脸庞。

周莉莉感觉下面又热又湿,心里像小鹿乱撞一般,依偎在张秀怀里不说话了。 张秀也感到有些尴尬。过了一会,神清气爽的罗坤拉着有些害羞的吉秋从休息室 里出来了,『哎哟,我说您二位怎么都醉了,正事办了吗?不要辜负哥哥我今天 煞费苦心,专门过这个生日给你们制造机会。』

『谢谢你了,莉莉以后是我女朋友了。』张秀还是有些开心,毕竟自己确实 很喜欢周莉莉。

『嘿,还真有你的。今天不早了,我看你两都喝醉了。散了吧,都到门口打 车回去,到家给我发个短信。』罗坤拉着几人摇摇缓缓的走出KTV。

张秀回到家,都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一开门,发现母亲正在客厅心不在焉的 看着电视。

『妈……』张秀有些心虚,毕竟初中生这么晚回家还是不敢理直气壮。

『你死哪去了!啊?』李泽惠明显有些动怒,儿子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的经 历。

张秀被吓着了,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李泽惠一看儿子可怜巴巴的模样,心又软了,忙过去拉着张秀进来,『哎呀, 你身上一大股酒味?你还喝酒了?』

『妈,我错了,今天是罗坤的生日。』张秀说着说着又低下头。

『你这淘气孩子,罗坤就是你天天挂嘴上的那个死党啊?这么小年纪居然喝 酒,下次非要见见他。饿不饿?妈妈下面给你吃?』李泽惠客观来说,不是个称 职的母亲。对儿子一味的宽容,也为将来埋下隐患。

『妈妈,我错了。以后不敢了。』说完张秀抱着母亲亲了一下。李泽惠愣住 了,儿子今晚怎么变得这么大胆,不,今晚还不是最大胆,李泽惠又想起了自 己喝醉的那个夜晚。冷着脸,『快回去睡吧,明天还上课呢。』

『妈,我去睡了。不过明天是周日。』张秀说完飞快的逃到楼上房间。

今天和周莉莉表白成功,让张秀有些睡不着觉。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母亲的脸蛋可真嫩,完全不像36岁的女人,罗坤草吉秋的时候,吉秋两只穿着 白丝的小脚不停的乱晃,真想上去抱着舔一下。周莉莉当时裆下都湿透了,看来 SIS上的技术贴说的是真的。女人不管何时何地,只要受到刺激,下面都会流 水,自己得找个机会,脱离处男之身才行,想着想着便陷入了梦香了。

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母亲给张秀做了午饭,下午拉着张秀一起去名品店买 衣服,晚上一起吃了意大利正餐,今天母亲的打扮是一套修身小西装,下半身宽 松的西裤,瀑布长发束了起来,看上去像一个干练的女强人,当然也得加上美女 这个词。这对母子走在街上回头率很高。

回到家,把东西放好,李泽惠拉着张秀来到书房,一本正经的说道,『秀秀, 妈妈知道你这个年纪对女性是比较好奇,这也是正常的。妈妈前几天在你的房间, 发现了一条,嗯,脏内裤和我穿脏的丝袜。我就不追究了,这是不健康的,你懂 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也不想再提了。我们是母子,不该有这样的关系。』李 泽惠越说声音越小。

『可是妈妈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母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泽惠听张秀说前半句,还暗暗高兴,一听后半句脸又垮了下来。『总之, 那天晚上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李泽惠撂下这句话,起身就走了。张秀显然 没有把母亲的话听进去,因为半夜他又悄悄的溜到到洗漱间去把母亲今天穿过的 短肉丝带到房间去套在鸡巴上看着片弄了一发。事后也不敢大意,把丝袜又放了 回去,临走时还使劲闻了闻才离去。

公司楼下的车库里,一男一女正在奔驰SUV里激战着,女的撅着屁股,肉 丝裤袜裆部被撕开一个洞,男人的肉棒趴开黑色丝绸内裤不停的抽动着。『啊! 啊~啊啊啊,佰成哥,我爱死你的鸡巴了,快点,快点,我要出水了,啊~~~』 男的一下一下的插到花心,『白洁,你这个小骚货,屁股动啊,妈的!』张佰成 一巴掌打在白洁的屁股上,白洁抖了一下,喊得更起劲了。张佰成也大喊一声, 『草!射了!』

『该死!你又射在本小姐的小穴里,我这两天是危险期你不知道吗!昨天在 温泉就被你内射了一次,都给你说了。怀孕了你自己负责。我可不打胎。』白洁 气呼呼的坐在副驾驶上。『嘿嘿,这不是完全被你迷住了吗?你放心,真要怀了, 就生下来。正愁没女儿呢。』张佰成憨厚的抓着后脑。『只管生下来?你娶我吗? 你这个傻逼,我才多少岁!』白洁又是一阵怒骂。张佰成一听要自己离婚,讪笑 着也不敢再搭话了。

时间慢慢来到了七月初,张秀和周莉莉的感情日益剧增,他们在电影院舌吻, 张秀舔得周莉莉的鼻子上都是口水,张秀还把手伸进周莉莉的衣服把玩着胸部, 不过张秀自己的感觉就是好像手在摩擦着搓衣板……张秀还试图把手放入周莉莉 的下体,被打开了。张秀看着平日里高傲的周莉莉这幅满脸羞红的模样,内心的 欲望越发不可收拾。他在QQ上询问死党罗坤,第一次是怎么得手的?

罗坤回复,我第一次硬上,难道你也能硬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张秀急忙回复,我不管怎么上,你给我想个法子,我必须要上!

罗坤回复,想上就上,你跟我还客气个什么?

张秀:正经的!

罗坤,哈哈哈,瞧你那屌样,平日班里不管男女都说你长得象个姑娘,我还 以为你没这方面需要呢~

张秀:!

罗坤:老夫自有妙计,只是你一直不来询问。事不宜迟,就这个周五放温书 假,我去城南的腥风血雨度假村订套房,我们在那玩两天一夜,你付钱。到了那 里且看老夫手段如何。

周五一早,四人给家里各自编造借口谎话,在学校集合,一起打车前往度假 村。付款、登记、进房等按下不表。放好行李后,罗坤要张秀带着两个女生去外 面的人造树林里转悠转悠,自己休息一会,还给张秀递了个眼色。张秀以为罗坤 要做布置,会意的拖着两位女生就出门了。张秀肯定想不到罗坤的狼子野心!

度假村东面的人造树林确实很漂亮,很浓密。不过张秀哪有心思看风景,一 门心思的就想着今晚怎么把周莉莉弄到手。周莉莉今天理了个爽朗的短发,前额 刘海右倾,还在右眼下撒了点荧光粉,精巧可爱的脸容,还抹了淡淡的口红,无 名指上还戴上了上次自己送的戒指。张秀心里又是一阵激动。等张秀回过身来, 发现两个吉秋和周莉莉不见了,张秀想肯定是刚才自己想得入神,这里岔路又多, 不小心走丢了。不过当下也放心自己散步起来,这里不可能真的走丢。

唰唰唰。唰唰唰。张秀愣了一下,左面的树林里怎么摇晃得有些奇怪?地上 并没有去左面树林的路,张秀也管不得许多,直接踩着草坪就过去了。

『啊~啊~你要插死人家嘛~你这个冤家~再进来点~』淫叫的是一名人才 火爆的女子,腿长波大,脸蛋也非常正点。张秀差点喊出声来,这不是妈妈的闺 蜜夏阿姨吗?那个健硕男子则冷着脸不说话,变着花样的操练着夏夕米。『啊~ 好老公~你笑一个嘛~』夏夕米被干得嘴巴一张一合的,口水都喷出来了,还不 忘调戏这个健硕男子。『有什么好笑的?非要戴套,戴着套有什么好干的?』男 子不悦的回了一句,然后直接把夏夕米翻朝地面,自上而下的半蹲着猛插,夏夕 米下体的淫水把阴毛的打湿了,还顺着大腿往下流。夏阿姨的下体和男子戴着套 的肉棒上似乎还沾着白浆。我草,夏阿姨太淫荡了,居然被爆浆了!张秀心里暗 骂,手确不停的摩擦着下体,呼吸急促。随着男人的抽动越来越快,夏夕米两条 小腿都被日得翘起来,不时的踢男人的屁股。张秀也不知道哪里突然少了根筋, 居然想跑到夏夕米正面去看看她的表情!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身边的异性熟人, 朋友,上司或者姐姐妹妹被操,你刚好又在傍边,你们会不想看看她们淫荡的表 情吗?说不想的就是不客观。

张秀借着周围的矮树墩子,飞快的绕到了前面去,那里正好有一排草垛,张 秀直接就往里拱,刚把头伸出去,嘿,四只眼睛大眼瞪小眼,只有那男子没发现 张秀,还埋头苦干着。夏夕米看见张秀,嘴都张圆了,被自己闺蜜的孩子看见自 己被草,实在太丢人了,脑子一片空白,男子还以为自己把夏夕米干失神了,操 得越发起劲,嘴里还不时喊着『臭婊子,烂婊子,叫你让我戴套,叫你让我戴套, 今天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夏夕米一脚踹了过来,然后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 打着身上的草屑一边骂『滚滚滚。』再回头一看,草垛里张秀已经消失了。

张秀在回到房子,发现两位女生都回来了,正和罗坤在斗地主。下午四个人 一起在度假村周边嬉戏。夜晚终于降临了,张秀只恨时间过得太慢。晚上罗坤教 大家玩俄罗斯轮盘,不过这次不是喝啤酒,而是罗坤去吧台弄来的两大罐调好的 鸡尾酒。一路玩下来,在罗坤的使坏下,周莉莉喝得最多。不过鸡尾酒不像啤酒, 鸡尾酒色泽艳丽,入口柔和,女性不会太排斥,周莉莉喝得连耳根都在发烧。

『哎呀,都是十一点半了,该睡了。』罗坤拉着吉秋就进了房间,这个房子 的布局很怪,两个卧室是靠在一起的。他们想不到这个房子是罗坤特意安排,房 间的设计是专门为那些换妻爱好者提供的,不仅不能隔音,还可以通过床头的一 根特别处理过的管子偷窥隔壁房。

果然,张秀把周莉莉扶上床没多久,隔壁的销魂声如约而至,张秀也豁出去 了,从后面抱住周莉莉就亲了起来,周莉莉还想说什么,确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 音,不一会也主动迎合起张秀来,两人口舌相交,不停的允吸着对方的口水,舌 头打转。张秀的手也不老实,不停的摸着周莉莉的小脚,天蓝色棉袜的手感也很 好,摸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滑进周莉莉的裆下,周莉莉这会也是浴火焚身,虽然 还是处女,但是千万不要低估酒精加舌吻的厉害,更何况隔壁不时有如火如荼的 浪叫声传来,周莉莉这个明媚的冰美人终于失守了。张秀的手伸进去,又退了出 来,然后动作麻利的脱了周莉莉的上衣和外裤,只留下白色的纯棉吊带和可爱的 草莓色内裤,内裤已经湿了大半,张秀学着网站上说的,一只手伸进去按着阴蒂 摩擦,一边舌吻着周莉莉,周莉莉初尝人事,哪经得起这个,嘴里已经发出呻吟 声,只是嘴还被张秀的舌头堵着,发出着嗯~唔唔~的声音。

张秀一把拉开吊带,把头埋在周莉莉的胸怀,像狗一样舔着乳晕,周莉莉呼 吸急促起来,下面已是泛滥成灾。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求红心、求顶贴!下次更新应该在两天后。欢迎期间提意见,我尽量平衡, 尽量理清框架,故事在铺垫中,请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