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赌

【赌】


原作者说明:本人小说多有点偏幼倾向,主要是因为本人迷恋自己的外侄女儿,但因为各种原因而只能暗恋和意淫,不说也罢,谁叫我自讨苦吃呢!不喜欢的请给予理解……

洞庭

孤岛

碧螺山庄

……

“10万!牌面我大我说话。”

“10万我跟,我加20万!”

“30万我跟!”

“550万我全梭了!”

……

林云今天已经输了150万,只剩下150万的筹码,显得非常有些焦虑,他深深吸了一口烟,今天的赌场来了七个人,四个已经让位,现在的三个是自己的老仇敌洞庭湖上有名的黑道霸主杨军、庄主刘飞和自己。

牌面上林云是3个8和方块7,杨军的3个a和红心9,刘飞的黑a、黑2、黑3黑心5,很明显杨军不可能是4个a,刘飞有可能是同花顺。现在杨军甩出550万的阵势,显然是看准刘飞和林云筹码的不足!

“我放弃,反正我也没输钱!”刘云边说边把自己的牌和了,看来刘云的也不是同花。

……

林云站起来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来,十分钟过去了!

“快点,林老弟,有钱就跟上,没钱就放弃吧,哈哈!!!~~”杨军十分得意的笑着。

林云还是沉默了许久,按照赌场的规矩,赌徒拿不出足够的筹码时只能放弃,可林云不甘心,林云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黑道上混20多年的他终于决定拿出自己最后的筹码!

“静儿过来!”

随着林云的呼喊,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走到桌子面前,小姑娘十分秀美,大而明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晰白的肌肤,着一身漂亮的粉红色裙子。
“爸爸,什么事?”

“乖静儿,今天帮爸爸一个忙,好吗?”

“好的,爸爸!”

巧克力般的声音、水一样的笑容。

“军哥,我的现金不够了,我请求将我的女儿文静作为筹码一起梭,希望军哥跟在坐的朋友给个估价!”

说完,林云向四周鞠了个躬。

按照赌场的规矩,场内的任何物品及人都可以作为筹码,林云的要求不算出格。

“行,请在坐的各位监场给予估价!”

杨军很有把握赢这一局,因为他的是3个a带1对9,林云4个8可能性不到1%,而且他知道林云是赌场的老千王,这一局很可能就是镇住自己的想法,他敢拿女儿做筹码自己就敢和他一博,如果赢了自己就可以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为所欲为,输了的话大不了自己就输掉自己的本钱300万。

场子里立即行动起来,要确定小女孩的价值,就得验证小女孩的身体,于是监场中的两位女监管带女孩到房间进行查验,二十分钟过去了,女监管带着女孩出来了,将检查情况与其他几个监管一起商议,最后监管头报告道:“林文静,女孩,十四岁,身高158公分,全身皮肤白嫩,无任何瑕疵(包括肛门和外阴),乳房刚开始发育呈3*3cm小肉饼,小乳蒂粉红色,外阴雪白隆起无阴毛,处女膜为弯月状完整无损!女孩按照正常估价为500万!”

“好,我就将女儿和手中的150万一起梭了!”

“慢,爸爸!我可以看看你的牌才将我自己梭进去吗?”

……

“可以吗?在坐的各位!”林云看了下四周的监管和在坐的所有看客。
“小女孩的要求不算高,只要小姑娘没带任何东西,是可以看他父亲的牌的。”
周围的人群都赞同女孩的请求,毕竟女孩是要将自己的生命交付出去作为赌注。

杨军也无话可说,只能同意,因为女孩刚经过体检,不会携带任何可能作弊的东西在身上。

在大家的眼底下,小姑娘很冷静地来到爸爸面前将爸爸的底牌看了下,然后微笑着说:“我同意!”

就这样,500万(小姑娘)+150万的筹码梭了出去。

这样的话林云投注的就是650万,而杨军的只有550万,杨军还差100万,杨军万没想到女孩的估计超过的自己的想象!

杨军没有办法,也只有拿出自己作后的筹码。

“我还差100万,我将我的十九岁的小情人若欣身体做筹码赌这一把了,如果我输了,你可以砍下若欣的一只手!”杨军说完显得很丧气。

“军哥,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也不能占你便宜,你情人很漂亮很年轻也很温柔,她的手也不止100万!这样吧,如果我输了,我的150万和我的女儿归你,任你处置;如果你输了,桌面上的钱归我,我在你情人身上割黄豆大小的一点肉,而且不是她面部的肉,你看如何?”

“好,够意气,我答应了!~”杨军见林云提出只割情人若欣身上黄豆大小的一点肉而且不影响面部美观,立即同意了。

经过双方的同意,赌场监管开始开牌。

随着监管的动作,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

“哇~!!”

“唉~~~”

……

场子里面一片唏嘘声。

监管宣判到:“林云4个8带方块7,杨军3个a带对9,杨军输!”
杨军一下低了头,若欣却走到林云身边说道:“你要怎么割,请下刀吧!不过得遵守你的承诺,只割黄豆大一点肉!”

若欣跟随杨军混江湖快两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她知道今天自己没有任何机会开脱,幸运的是对方没有要自己的手,而只在自己身上割小点肉。所以很从容地到林云身边接受割肉。

“请监管拿匕首来!”

林云看着身前刚发育完整的美丽女郎,笑中带着一份奸邪。

监管将青钢小匕首递给了林云。

“美女,请将衣服全脱掉~!”微笑中带着命令。

若欣不能不从,她害羞又无赖地在几十人的眼底下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脱了外衣然后脱了乳罩,一对雪白的淑乳弹了出来,只见一身肌肤欺霜赛雪,接着她又缓慢地将内裤脱下,下面三角区的阴毛非常黑亮而又柔顺……

“躺到赌桌上去!”林云继续命令着。

若欣依然按照命令仰面趟在赌桌上。但全身在轻微的发抖。

“美女,请将你的双腿最大的分开!”

“别!!你~~你~~~~你要割哪里?”若欣急了,姑娘的本能反映感到自己陷
入了危险境地。

“你猜呢?”

“我不知道,我求求你别伤害我,你说了只在我身上割黄豆大小的一点肉的~5555555”

若欣不自禁地呜咽起来。

“姑娘,你说价值100万的黄豆大小肉粒会是哪呢?哈哈哈哈哈哈~~!!”林云笑了会又严肃起来。

“你已经不是处女,我当然是要割你身上最珍贵的地方了,阴蒂,我就割你阴蒂那颗黄豆大小的肉粒!”

“林哥,你就不能给我保留那点肉吗?”杨军试图请求林云放过若欣。
“军哥,我们都是道上的人,你不能不遵守规矩吧?这里还有那么多同道在看着呢!!”

杨军摇了摇头,无赖地安慰若欣道:“你是我的女人,你没了那东西我依然爱你~!”

若欣眼泪掉了下来,阴蒂可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啊,如果早知道对方要割阴蒂,她是宁愿砍去双手也不会答应割掉那里,她知道自己没办法逃过这一劫难,如果自己不答应,说不定自己的命都没了还得搭上军哥的一条命,因为今天在这的80%是黑道上的大人物。尽管万分地不愿意和害怕,但还是努力地在桌子上将自己双腿呈百二十度分开,将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充分暴露出来让人家用刀子割。
若欣闭上了眼睛。

林云拿起了匕首。

几十双眼睛盯着。

微微分开着的阴裂周围是稀疏的阴毛,阴裂中间是水嫩而粉红的小肉瓣,那颗小阴蒂若隐若现。

林云走到若欣的两腿之间,仔细地欣赏了一会,杨军这两年赢了他近三千万,他要今天拿回一点本来!他很冷静而残酷地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分开了若欣两瓣微分的大阴唇,将小阴唇前联合的阴蒂暴露出来,他遵守规矩,没有过多的亵渎若欣,右手上的匕首轻轻地贴着阴沟向上抵在了若欣的阴蒂边缘,然后刀口沿着阴蒂头的下面朝上慢慢地割了下去,若欣双腿在颤抖却十分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巨痛,不过三秒的时间,黄豆大小的阴蒂脱离了姑娘的身体,一丝鲜血在姑娘的阴部流了下来,林云将匕首上的阴蒂送都自己的嘴边,然后放进了嘴里……
“恩味道真不错!”

若欣忍着羞耻和巨痛将衣服穿好哭着靠在杨军的怀里。

文静已经替爸爸将赢的钱全部装好,大家都准备离开。

“慢~~#¥都别走!”

杨军发出一身巨吼。

“他出老千!他的牌有诈~!”

杨军气急败坏地吼着,并指着桌子上那几张牌。

大家立即回过头来,所有监管人员都来到桌子边,其他人等也都在桌子周围站着。

“他的牌有假,你们看,他这张最后翻出来的底牌数字位置的"8"是假的~!"监管们拿起了林云的那张底牌,仔细观察起来,接着他们用指甲刮了几下,
只见那4个数字全是用小孩子们玩的贴图纸贴上去的。

林云一下瘫坐在了地上,林文静也十分着急,拉着林云的手说:“爸爸我们快走!”

“不能走~谁也不许走!关闭所有通道!”监管们立即下命令。

林云没有走,他知道走不了了,自己和女儿配合出老千只有接受惩罚。如果逃跑的话,父女俩不但不能逃走,还会遭受最残酷的刑罚——凌迟处死,如果不逃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至少不会死得那么痛苦。

短短的几分钟,场子里发生了天旋地转的变化。小姑娘文静不安地蹲在她爸爸的身边。

监管们商议后宣布:“林云和女儿联合出老千,林云的底牌本是黑心4被做成黑心8,这场赌是杨军赢,必须按照道场的规矩接受处罚,首先是林云所赢的钱全部归杨军所有,林云的女儿林文静交给杨军任意处置,林云将由杨军决定砍下身体的一个不伤及生命的任意部位,现在请杨军决定并执行刑罚!”

“军哥,希望你能留下文静,不要伤她性命,我接受你任意处置!好吗?”林云哆嗦着请求着。

“哈哈,林兄啊,早知道现在又何必当初呢?你联合女儿来耍老千拿点钱走我还能理解,可你那么嚣张地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割了我若欣的阴蒂,你割阴蒂的时候怎么不说让我放过你啊!啊???”

“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们父女俩呢?你自己说啊~啊!?怎么不说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怎么处置你们父女!我要若欣割下你的鸡巴,割下你的鸡巴你知道不?不光只鸡巴还要连你的卵蛋都割了,让你再也不象个男人,你就开始做女人去吧,哈哈去做你的死女人,还有你的女儿,你这美丽的女儿我会对她更加温柔,非常温柔你知道不?你敢拿自己的女儿来这做老千就别害怕女儿在这消失吧?啊!我也会很够意思的,我只会将她那出千小手一只一只的剁下来,把她那没发育的小乳房割下来,把她那雪白稚嫩的生殖器挖出来,你女儿的小乳房和她的娇嫩外阴一定比我若欣的阴蒂更加可口,更加美味吧,是不是啊!啊!~不,还有你女儿的阴道和子宫,卵巢等等我都要挖出来,哈哈,都挖出来,林兄,我没有把你的女儿凌迟割死,你得要感谢我哟!……”

“唉!这叫做报应,报应啊!~”

周围的人无不为之感叹!

“拿刀跟匕首来!”监管头喊道。

一把锋利的砍刀和刚才林云用去割了若欣阴蒂的匕首都送到杨军面前,杨军接过了刀和匕首。

“先将林云押上桌子!”

“脱了林云的裤子!”

“割了林云的鸡巴和卵蛋!”

监管头一步接一步地喊着,四个壮汉将林云架到桌子上,拔了林云的裤子,翻出林的生殖器……

在一阵吆喝中和一阵哭喊中,杨军将林云的鸡巴跟卵蛋割了下来!

被割了鸡巴和卵蛋的林云痛得不断号叫,监管们用烧红的烙铁在林云刚割了外生殖器的地方烙了上去,林云又发出一阵巨吼然后晕了过去。

林文静吓得面色苍白,全身哆嗦着,瘫软地坐在地上,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头脑一片空白,任由四个大汉很轻松地将她提到桌子上,然后将她的衣服全部拔光,一张手绢塞在了小姑娘的口中。两个大男人蹲在桌子上面分别抓住小女孩的双手并按住小姑娘的头跟肩,另两个男人站在桌子边抱住小姑娘的两条玉腿并向两侧分开,将小姑娘的两条腿拉成“一”字,充分暴露小姑娘无毛白嫩的外生殖器。按照次序是先砍手再割乳房再挖阴的,但杨军说要倒过来做,他要先挖小姑娘的生殖器再割乳房最后砍手。

一切是杨军说了算,因为他是赢家!

匕首还是那把匕首,割的却不再是若欣的阴蒂,而是小姑娘林文静的外阴和整套生殖器!

面对洁白如糕隆起的无毛阴阜,柔嫩似水轻轻粘合着的两瓣坟起的大阴唇,弯月般美丽的阴裂,杨军有点爱不释手,他恨不得狠狠地干了这个无毛的黄毛小丫头,以解爱人若欣被割阴蒂之苦,但他知道自己也不能不遵守道场的规矩,这里可杀、可砍、可割,但绝不可以泄欲!他用手指分开小姑娘那粘合着的大阴唇,只见两瓣肉红温润的小贝肉竖立在娇小的阴沟之间,两小贝肉向上合并连接着可爱娇嫩淡红色珍珠似的阴蒂,阴蒂上是一层薄薄的小盖皮,在小阴蒂下面的阴沟里,水润而粉红的肉壁,肉壁上两瓣小阴唇互相呼应,肉沟中上部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肉孔,杨军知道那是小姑娘的尿道口,再下面靠近阴沟后面的是一个筷子头大小的小孔,小孔口内约2-3毫米处有一层粉红色肉膜,他知道那是小姑娘未经人事的处女膜,因为那处女膜是弯月的开口,周围完美无缺。多么漂亮完美的小女阴,杨军明白了什么叫如花似玉,他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杨军已经玩过上百少女,他对女性外阴部那里生理结构自然十分很熟悉,但面对这样的美丽幼女外阴,不自禁的咽了几下口水,他曾经梦想解剖活生生的女性,剖开美丽少女的那个迷人的生殖器仔细看看到底有多美,里面到底是怎样的结构,但一直没能如愿,今天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心里不断发出呼声“剖了她,割了她,吃了她!~~~”

杨军拿起了匕首,左手轻柔地抚摩着小姑娘如水般稚嫩的外阴唇,又用手指在女孩的阴沟上下抠捏了几下,小姑娘似乎有点兴奋,因为杨军感到小姑娘的阴道口有点湿润了,她的全身在轻微的颤抖……

刀尖比在了小姑娘白嫩的阴阜上,接着刺了进去,小姑娘疼的哼了起来,想挣扎但没有任何效果,刀尖很快将阴阜上缘割了一个很深的切口,血还没来得及渗出来,杨军已经把刀尖沿着小姑娘阴阜的两侧从雪白大阴唇的周围各深割了一刀,血从刀口流了出来,小姑娘疼得全身发抖,杨军左手抠住切开的阴阜,刀尖沿着小姑娘的耻骨往下割,半分钟后,将小姑娘文静的阴阜连着大小阴唇及阴裂中的阴蒂、阴沟肉壁、尿道口、阴道口等整个外阴割了下来,小姑娘原本十分秀美的外阴部消失了,鲜血从伤口漫流出来。杨军左手拿着从小姑娘身上割下来的带血的外阴,放进嘴里咀嚼起来,显得异常的兴奋和诡异!吃了小姑娘的外阴部,杨军接着用匕首在小姑娘的两腿间沿着伤口找到阴道口,然后在阴道口周围深切了一圈,抓住游离的阴道将小姑娘的子宫卵巢和膀胱等全部扯了出来……

小女孩已经疼晕了过去,无耻的刀峰依然没有停止它的舞蹈,一对刚开始发育的小乳饼从小姑娘的胸部给旋割了下来,杨军无耻地吞下小姑娘的乳房后,换了把砍刀,残忍地砍下了小姑娘如玉般的一双小手!

处置结束了,小姑娘因为失血过多心脏停止了跳动,林云被扔在了路上,似乎一切都结束了,可谁能知道这一切的恩怨又都只是刚开始呢?
【全文完】